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方正四高管被协助调查曝出资本市场隐蔽枭雄

2019/05/14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政泉控股举报门还在发酵。1月5日,方正集团在官发布通告:2015年1月4日,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CEO李友、总裁余丽正在配合有关部门接受调查

政泉控股举报门还在发酵。1月5日,方正集团在官发布通告:2015年1月4日,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CEO李友、总裁余丽正在配合有关部门接受调查。尔后,中国高科、方正证券公告称,方正集团执行委员会委员、高级副总裁李国军也被要求协助调查。

其中,CEO李友是一个在 庄时期已然成名的操盘者,被资本市场视为隐蔽枭雄,无论是作为早前凯地系的核心人物,还是如今的方正集团CEO,李友与多数资本大佬一样,在其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中,也饱受争议。

因前期政泉控股的举报,隐蔽的李友再次现身公众视野。目前,随着方正团体上述四高管正接受调查,围绕代持协议以及引发的一系列待解迷雾,让投资者不由要问:李友,究竟是何人?《每日经济》试图透过这些迷雾为市场还原这一资本大鳄的操盘路径。

李友其人:曾被称隐秘枭雄

2014年11月2日,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政泉控股)在官发布了5篇公告,内容触及方正集团执行委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李友,在其安排与操纵下,政泉控股替方正集团内部关联方北京大学资源代持北大医药部份股票,在股票代持中涉及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并出现巨额资产流失、虚假披露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

据《企业观察家》报道,李友在庄时代就已然成名,并被称为隐秘枭雄,其足以比肩肖建华、唐万新、魏东、周正毅、张海等资本大佬。多年前,因染指数家知名上市公司,凯地系的三剑客曾名噪一时,其中包括了被称为战略家的张海、资金操盘手李友,和代表中航合作方的谢宁。前期的凯地系率先介入方正科技、中科健。2001年,凯地系又前后举牌银鸽投资、深大通、飞亚达A、浙江国投,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凯地系通过资金链的捆绑,先后控制或参股了11家上市公司,市值超过百亿。

尽管被认为是凯地系的重要灵魂人物,李友仍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加入了方正科技(600601,收盘价4.66元),后者是中国的科技公司,头顶北京大学和王选院士的光环。李友先就任上市公司方正科技履行总裁,2003年正式担任方正团体CEO。

从当初凯地系操盘手到后来执掌方正集团,李友运用善于的资本运作开始对这家校办企业进行改革。2002年8月,方正集团收购浙江证券 (方正证券前身);2003年5月,收购苏州钢铁集团;2003年7月入主西南合成制药,10月,整体收购武汉正信投资。到2013年,方正集团从净资产1.5亿元、总资产100亿元,增长到净资产339亿元、总资产960亿元,并构成五大产业团体,3.5万余名员工,遍及国内重要城市,拥有6家在上海、深圳、香港交易所上市的公众公司方正科技、北大医药、中国高科、方正控股、北京大学资源和方正证券。

与大多数成功人士一样,李友早年也曾为贫困所苦。他曾做过乡村民办教师,每天走30多千米山路去给学生上课;也曾短暂做过乡长,吃过馒头白菜工作餐;而他长一段职业生涯是在政府审计系统度过,14年里,他的主要工作包括为国有企业做上市推荐以及配合公安部门处理经济案件,而他初的商业训练也是在14年里完成的。

然而,李友如今也饱受争议。从早凯地系染指上市公司,股价走势诡异被质疑是庄股痕迹;其后执掌方正集团,围绕着方正系及关联方,李友大量安插自己的亲信同学,背后错综复杂的股权结构及关联方,俨然已形成一张围绕李友的密不透风的大。

争议案例1:关联方暗控中国高科数年

在李友的一系列资本运作项目中,通过关联方暗控中国高科数年,应该是1典型案例。

本次政泉控股的举报材料提及,政泉控股替方正团体内部关联方北京大学资源代持北京大学医药部分股票的资金来源,分别是北京大学资源2.576亿元、深圳市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康隆)1.104亿元。

深圳康隆次被业内关注到与方正团体的联系,是2011年2月中国高科的那次控股权转让。

2011年2月,中国高科公告称,控股股东深圳康隆决定将持有的公司24.37%股份,总计7149.36万股,以总价不低于5亿元转让给方正集团。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方正集团将成为中国高科的控股股东。同时,深圳康隆被李友等方正团体高管暗控7年的事实也浮出水面。

这一切还是要从 凯地系说起。1996年11月,张海、李友、陈晶或三人共同发起成立了河南心智事业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河南心智),张海的广泛人脉,加上李友这个幕后人物,使之开启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尽管1998年底,张海收购深中航失败,但在其后却得到了此后被证明是强有力的财务运作平台深圳凯地投资。

凯地投资一经成立,就在张海、李友的操盘下开启了系列收购。2000年4月,河南心智和凯地投资联手收购了刚入主中国高科的深圳东方时代投资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东方时代),其中凯地投资占70%股份、河南心智占20%股份。

2003年6月30日,东方时代与深圳康隆签署了 《股权转让协议》,东方时代拟将中国高科2270万法人股转让给深圳康隆,上述股分转让完成后,东方时期仍是中国高科大股东,而深圳康隆已持13%股权,成为其二股东。

2004年初,中国高科再次公告,东方时代将2660万股法人股转让给深圳康隆,后者合计持有中国高科4930万股,占总股本的28.24%,成为大股东,东方时期已不再持有中国高科股分。期间,李友、方中华曾担任过中国高科董事、董事长等职务。

期间一个细节是,凯地系在入主中国高科后一系列凶猛出击,参与了方正科技、中科建等多家高校和中科院系的上市公司,尔后又前后举牌银鸽投资、深大通、飞亚达A、浙江国投,但经过2001年方正科技纷烦复杂的举牌事件后,凯地系的核心人物已被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整合到方正集团的庞大体系中,这里面就包括了李友、方中华、郭泳等,而此后的凯地系已是名存实亡。

在2003年、2004年,随着中国高科的控股权由东方时代变更加深圳康隆,李友、方中华等人相继辞去了在中国高科董事会的职务。李友和他的方正系似乎已不再与中国高科有关系。

主导中国高科7年的深圳康隆,是由多位自然人股东持股的公司,其十多位神秘的自然人股东实乃方正高管亲属团。

据《财经》报导,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康隆创建于1993年,初名为深圳博兰实业有限公司,后曾易名为深圳市中凯丰实业有限公司。在2003年5月该公司又易名为深圳康隆的同时,王超杰等13位自然人股东也赫然进入股东名单,其中绝大多数都与方正团体高管有亲属关系。王超杰出资1575万元,持股比例为10.5%,他正是李友的妻弟。

另一方面,揭开深圳康隆的神秘面纱,显露的不仅是方正高管亲属团的裙带持股行动,李友还用其在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以下简称郑州航院)的校友络织就了一张无形之,这张巨覆盖了方正系控制下的各家公司以及外围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李友、余丽、冯七评、方中华是郑州航院1986届的同班同学,李友和方中华还是同寝室上下铺的室友。自2001年李友进入方正系后,其余三人也陆续在方正系公司任职。

而当时前述媒体也报导,在深圳康隆掌控的数年间,中国高科与方正系公司之间进行了多笔交易,也屡屡为方正团体及下属子公司提供巨额银行贷款担保,而这些关联交易和关联担保在深圳康隆身份的隐匿下也都规避了关联关系应有的法定程序和披露原则。

因此在2011年2月,深圳康隆将中国高科24.37%股份转让给方正团体,就引发了部份媒体的质疑,深圳康隆股权转让,实际上是李友及背后的方正系左手倒右手的游戏,在暗控中国高科7年后,李友及背后的方正系从幕后走向了台前。

争议案例二:操盘方正证券2股东

除中国高科外,受到市场关注的还有2011年方正证券IPO期间,其二股东利德科技背后纷繁复杂的交叉持股。

按照方正证券招股书表露的信息,利德科技持有方正证券1.43亿股,占比8.646%,为公司第二股东。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6月4日,注册资本3亿元,其中成都市华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华鼎)出资16700万元,持股55.67%;上海钰越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钰越)出资9100万元,持股30.33%;上海方融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方融)出资4200万元,持股14%。截至2010年12月31日,利德科技总资产为103460.64万元,净资产为26432.03万元,净利润为-1294.77万元。

在方正证券历年股权转让中,一个亏损的利德科技却通过两次大幅增资,一举成为方正证券二股东,引发了当时业内的高度关注。

而进一步拆分利德科技股东结构显示,其后存在种种交叉持股的情况。据《时期周报》报导,查阅工商资料,上海钰越的股权结构为:成都华鼎33.53%;海泰克贸易发展有限公司34.89%;利德科技31.58%。上海方融的股东结构为:利德科技18%,上海钰越82%。而利德科技控股股东成都华鼎,其股东结构为,北京沃美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美科贸)出资5950万元;北京九州泰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泰富)出资4050万元。

上述利德科技股东之间的交叉持股,仿佛都在掩饰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身份。

《每日经济》继续追溯利德科技股东3家股东股权变动发现,利德科技早的股权变动又牵涉中国高科。利德科技前身为上海华创,2001年中国高科将该公司52%股权转让给上海美宁,另外10%股权转让给上海华思科,两家受让方后期分别改名,其中2003年8月上海美宁改名为上海圆融,并于2007年11月将利德科技33.33%股权转让给成都华鼎,同期上海圆融还将所持有的上海钰越33.53%股权转让给成都华鼎;而上海华思科于2006年7月改名为上海方融,即为当时利德科技第三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圆融2007年的法人代表为李友之妻王超园,而李友也曾担负过上海华创(利德科技前身)的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而对于利德科技大股东成都华鼎的幕后人物,按照政泉控股11月8日公布公然说明书显示,2014年7月4日收到李友控制的成都华鼎转来的人民币1.05亿元,我司按照李友指定将该款项用于偿还中信证券的融资欠款。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的信息,成都华鼎成立于2003年5月29日,注册资本1亿元,主营经营通讯技术、信息技术等。初股东结构为九州泰富和沃美科贸,2014年10月15日,股东结构已经变更为方中华、冯七评、李平华、余丽等四名自然人股东,李平华为法人代表。其中方中华、冯七评、余丽为方正集团及关联公司高管。

通过上述两个案例可以看出,无论是深圳康隆还是利德科技,李友均通过自己的方正内部人脉以及同学对关联公司进行控股或者参股,而部分关联方的交叉持股,更是让期间的股权关系扑朔迷离。

不过对这些复杂的持股关系以及市场谈及的李友系,方正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2003年方正集团已是寸步难行,面临资金压力,管理层需要引进市场化团队,而李友等人相当于是自己带着钱过来。作为一个创业型公司,如果薪水较低,他人会来吗?肯定只有自己的人能来。

上述方正团体内部人士回忆称,当时跟着李友来的一个职业经理人,是从西门子过来负责人力资源管理,月薪1万,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五年。

市场对李友或者方正系的质疑,更多是从结果来倒推当时的场景。但方正集团从2003年的1.5亿元净资产到2013年已近340亿元,如果真的是给管理层或者关联方吞了,那这些钱从哪儿来的呢?上述方正集团内部人士表示。

气滞血瘀型月经不调
气滞血瘀型的月经不调
治疗痛经吃什么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