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月忆浮生未销初心不改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我是菩萨手里的念珠,被一根似乎永远都不断的金丝线紧紧的串在一起,日出日落地陪伴着一成不变的珞珈山。从我有意识的天,这样的日子,就这样陪伴

我是菩萨手里的念珠,被一根似乎永远都不断的金丝线紧紧的串在一起,日出日落地陪伴着一成不变的珞珈山。从我有意识的天,这样的日子,就这样陪伴我到现在,我记不清到底有多久远,似乎是千年,又似乎是万年……  看着下面人间的沧海桑田,看着姹紫嫣红香飘百里明媚的春、满目苍翠热烈奔放痴狂的夏、快乐稳重温馨恬静内涵的秋、傲雪凌霜银装素裹含蓄的冬,我悸动不安的心再也难以平静,我赶紧反反复复地念着“静心诀”,然后以往无往不利的法宝在这刻却不能起到任何作用。我知道这会毁了我修炼万年的道心,会让我在飞往天道的刹那产生心魔,但这一刻我难以抑制的渴望着。  终,我还是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对着亘古平静如水的菩萨缓缓说道:“菩萨,何为心?万法应顺心者乎,违心者乎?”  “珠儿,为何有此一问!”菩萨平静的说道。  “千万年依旧,心有牵挂未了!”  “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菩萨缓缓地说道。  “道者,心顺,万法顺,逆者,身陨道消!菩萨,是否!”  “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菩萨微微睁开了眼睛,意有所指地说道,“心正,顺也。念杂,何苦乎?”  “心,动也。有不舍,已决,顺心去魔也!佛也,魔也,无悔!”我坚定地说道。  “魔也,劫也。意已决,罢、罢、罢!”菩萨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手一挥,将手里的念珠扔下了云层。  (一)  “珠儿,柴火加大点,水再烧的热一点,沸一点!这次从山里逮住的这头毛猪皮糙肉厚,得狠狠地下一番功夫才行。虽然费事了点,但是这头猪的精肉不少啊,肉质也比较鲜美,这次一定能卖个好价钱!”朗兴奋地说道,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彩。看着旁边娇妻的脸颊被柴火映衬得红彤彤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丝晶莹的汗珠,朗的心里充满了一丝欢愉,一丝心疼,一丝幸福。  “当家的,知道了。一说到猪,你就格外来劲,真搞不懂你前生是不是猪投生的!”我挪揄的骂道,手里的柴火麻利地松紧灶膛内,显得格外的娴熟。  “那可说不定啊!自从继承了俺爹的这门手艺后,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俺。再说了,‘猪王’的称号可不是瞎封的!”朗一说到猪,显得格外的精明。  “知道你能,你个挨千刀的,说着说着你还来劲了。你说你除了杀猪,你还懂啥,连几个普通的汉字都写不像,也还好意思在这显摆,也不害躁!”我乐呵呵地数落道。  “这个……这个不是特殊吗!你看看那些个字,扭扭捏捏的,像个大姑娘,跟个绣花似的,哪是我们这些老爷子干的活啊!”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黝黑的脸上火辣辣的红。  忽然,看到我眼睛里的笑意,看似粗犷的脸上立即心领神会,大声地笑骂道:“好你个臭婆娘,胆子越来越大了,连为夫都戏弄,看我怎么教训!”  还不待我有所反应,强有力的胳膊一下子将我抱起,贴在了他精壮的胸口。  “唉呀,你个臭流氓,你身上脏的,手上都是油,还有一身的味道!”我立即华容失色,挣扎着喊道。看到朗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脸更加红了。  “唉,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我可什么都没做啊!”朗的笑意更深了。  “你,你还说……”我有些恼怒,但更多的是羞愧。  “其实吧,我就是想抱抱你的。想告诉你一下,我懂得可不仅仅只有杀猪的哟,我还是懂得不少的!”朗将头埋进我的耳边,轻轻地咬着我的耳朵说道。  此刻,我能够清晰地听到朗有力的心跳,明显有些兴奋、激动。  “月还是月,人已十八变。彼时红花含蕾,今夕怒放。岁月无情又有情,初心待我。火红,人更娇!”朗温柔地瞅了瞅我微微隆起的腹部,轻轻地将我放下,情不自禁地说道。  这几句话,就像是漆黑的夜空中忽然闪过一道绚丽的流星,让我深深地震撼着。这一刻,我似乎是次才认识这个黝黑的普通的男人,这些年来似乎眼前的人一直都是木讷的像块石头,从没有过任何与众不同的。这一刹那,我的心头无言地被幸福充满着。  我强忍着眼里的泪珠,深情地望着眼前高大了许多的男人,手不自觉地摸了摸微拢的肚子,和着灶膛里噼啪的柴火声:“此生相随,初心不改!”  “呵呵……你个臭婆娘,识得几个鸟字,就是多愁善感,就是敏感!俺们这个穷疙瘩山沟,要那么多的文绉绉干嘛!徒添烦恼而已,自找不自在啊,不如随流啊!”朗大声地说道,乐呵呵的样子显得格外的兴奋。  看着朗兴奋的样子,我也是附和着笑了几声,只是隐约着感觉到笑声里透着一丝若有若无落寞的味道。  “唉呀,睡好了,得赶紧忙活了,要不然就来不及将这上等的好肉给送到陶员外家里了!”锅里一声咕咕的气泡声,立即惊醒了沉思的我,朗有力地说道,然后立即忙活了起来。  公鸡扯开清脆嘹亮的嗓音鸣叫了一遍又一遍,东方的山头越来越亮,缓缓地照亮沉睡的乡村。  随着一声声木门栓卸下,门扇咯吱地开启,朗也麻利地将热气疼疼的毛猪肉用粗布包好,抱上了骡车上。  “当家的,要不你喝碗粥再走吧!我前段时间腌制的萝卜干和酿制的水鼓豆刚好能吃了,要不你尝尝看!”我轻柔地用洗的发白的毛巾给朗擦了擦额头新出的汗,有些心疼的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得赶紧将这热乎的猪肉给城里的送去!要不然牛三哥他们估计又得着急了,他们又得挨陶员外一顿骂了!”朗一遍麻利的穿上外套,一边顺手拘了一把黑豆放在骡子的嘴边。  骡子三下五除二地就吃个干净,然后津津有味地咀嚼着,朗开心地摸了摸骡子的脸,然后轻轻地拍了拍骡子健壮的脊部,笑骂道:“贪吃的家伙!”  “去,拿几个面膜给我就行,我路上垫一下肚子就行,回来再说!”  朗跳上骡车,看着灶前一阵忙碌的我,不耐烦的远远喊道:“好了没,瞎折腾什么啊!不知道我赶时间啊!”  “给,路上当心点,快去快回!肉摊子上的生意忙不过来就雇个伙计,自己少操心点。歇了市,赶紧回来!”我重复着前天的话,顺手也将包好的馒头塞进了朗的怀里。  “晓得了,我都快听烦了!走了!驾!”朗头也不回地说道,赶车骡车匆忙地远去了。  “唉,真是急性子!都这些年了,还是那犟脾气!”我甜蜜地骂道,小心翼翼地走回热气腾腾地灶上。  朗一出了村,立即打开包着的热乎面膜,还未咬上一口,一阵肉香味、水鼓豆的味道就能闻到。  “这个臭婆娘,总是这样!就是会疼人!”朗深深地咬了一口,一脸的幸福,温柔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家房子的方向。  像以往一样,锅碗瓢盆洗刷好,院子打扫完之后,我又将后院栽种的几株菊花浇了浇水,然后看着不远处的竹林,心情莫名的不安,轻轻地摸了摸肚子,然后走进了一间简陋的竹屋,看着木桌上的几张宣纸,一阵发呆。  看着清脆依旧的竹子,旁边偶尔冒出那么几株尖尖新笋,闻着院子里淡淡地菊花香,我的心情久久之后才得以平静,我想到了现在应该回到镇上肉铺的朗,心头充满了甜蜜,我蘸了蘸研磨好的墨汁,轻柔地在纸上不停地勾画着。  良久之后,宣纸上赫然出现了一株曲折的梅悬挂在崖边的石峰上,那一树朵朵梅香似乎连皑皑积雪都掩埋不了,似乎透着纸都能闻到。我笑了笑,对这幅画还是比较满意的,想了想,还是没能忍住,在纸上轻轻地写到:浮生未销,衷心不悔。此生相随,初心不改!  短短数字,寥寥几笔,笔落,心头刚消的忧霾再次袭来,我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不祥之感。这若有若无、若即若离的预感,让我更加惶惶不安,生怕……  “三弟,今天比平时来的早啊!”牛二哥一看到远处赶着骡车的朗,粗犷雄浑的声音远远地就传过去了。  “呵呵,二哥又拿我说笑了。这不是怕耽误二哥的事情吗?”朗似乎想起来平日二哥的那些打趣自己的话,脸上一红,看着一副猛张飞的黑汉子的牛二哥,也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没事,没事。我们这些都是小事情,我还以为三弟现在还在弟妹的温柔乡里呢?”牛二哥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看着朗微红的黑脸,说的更起劲了。  “我说二哥,你这是诚心的吧!”朗被牛二哥看的更加局促了,看着其他路人眼里的笑意,更加尴尬了。  “哈哈……”牛二哥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牛二哥,你还是赶紧忙正事吧!要不然待会陶员外看到这些肉货、肉菜还没到,马大哥就又该挨骂了!”朗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出言提醒道。  “还真是的,正事要紧,正事要紧!”牛二哥似乎想起了什么,眼里闪过了一丝羞愧,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冻僵在脸上,赶紧将朗骡车上的肉搬到了他的驴车上。  前些天,由于牛二哥的疏忽大意,头一天晚上多喝了几杯水酒,早上晚起了个把钟头,结果早晨的肉食等菜货晚送了一个钟头,害得陶员外大发雷霆,狠狠地骂了马大哥一顿,后经检查,还送错了几件肉菜,把羊肉错当成了狗肉,黄牛肉送成了水牛肉,五十只鸭子送成了三十只鸭子、二十只鸡,更要命的是好几件肉菜缺斤少两。本来已经在气头上的陶员外得知此事后,更是怒火中烧,叫嚣着要辞退马大哥。,好不容易忍气吞声地道歉后,倒赔了十两银子,总算才保住马大哥,平息了陶员外的怒火。  “哎呀,这次的肉一看就是上等好肉啊!而且这些肉食处理的也很干净啊!”牛二哥看着还冒着热气的猪肉,惊喜地说道。  “牛二哥,真是好眼力!这是我前些天碰巧从大胆手里买下的!前些天大胆上山打猎,也算是运气好,撞上了这么一头体宽膘肥的黑野猪,几番周折后才捉住。后来被我遇见,好说歹说才给买下来!”朗自豪地说道。  “嗯呢,到时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牛二哥摸了摸肉质,一脸肯定地说道。  “对了,三弟待会晚一点再回去吧!我回头跟马老大说一声,中午到我家里,叫你二嫂炒几个下酒菜,我们哥仨喝几盅!”牛二哥诚恳地说道。  “牛二哥,这次就算了吧。我镇上的肉摊子还有些事情,家里我也放心不下!下次,下次都到我那去,我给两位哥哥赔罪,请两个哥哥喝几盅。到时候就喝我们家的青梅桂花黄酒,我们在炕上温上那么一会,然后再让我那婆娘给两位哥哥炒上一盘猪耳朵丝、青红蜜枣肉和戏水龙鱼!牛二哥,你看可好!”朗甜甜地笑道。  “哎呀呀,还是兄弟好口福啊!又有如此娇妻,真是羡煞旁人啊!”牛二哥听着朗的话后,眼睛一亮,情不自禁地吞了云口水。  “兄弟不瞒你啊,我只要一想到弟妹炒的那些菜,我是口水直流啊。尤其是那猪耳朵丝和鲤鱼,那个味道真叫鲜美啊!吃上一口,几天几夜嘴里都是那个味道啊!还有那个红烧肉,肥而不腻,唇间留香!还又是那么诗意的名字!我让你二嫂尝试了好久,都弄不出那个味道,同样的原料,怎么就烧不出那个味道呢?”牛二哥说着说着,遗憾地叹了口气。  “你也知道,二哥我别的癖好没有,就是贪那么几杯。也喝了不少好久,可是自从喝了弟妹自己酿制的梅什么花酒!”  “青梅桂花酒!”  “对,对,对!青梅桂花酒!别的酒我是真的不想喝了,现在家里也就剩那么半坛了,平时也舍不得喝啊!”牛二哥说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目光灼热的盯着我,眼睛里充满了期待,黑脸上不经意闪过了一丝尴尬。  “唉,原来是这事情啊!牛二哥你也真是的,也不早说。过几天,我过来的时候,一定给您再搬几坛过来!”朗爽快地说道。  “还是兄弟心疼哥哥啊,那哥哥我就先谢了!”牛二哥开心地笑道,明显松了口气。  “二哥说这是哪里话,这些年要不是二哥和大哥的照顾,哪有我们今天啊!”朗仍旧忘不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要不是两位结拜大哥的照拂,说不定根本就没法在此扎根,现在还过着漂泊的日子呢。  “呵呵……是兄弟自己本事大而已!”牛二哥也是爽朗地回应着。  “二哥,你赶紧将这些肉菜送过去吧!我也得赶紧到镇上的肉摊上了,要不然又得忙活到天黑了!”  “你看我这脑子,差点又忘记正事了!”牛二哥尴尬一笑,赶紧向我挥挥手,驾着驴车远去了。  “唉,二哥这性子总是毛躁啊!”我无奈地笑了笑,也赶紧驾着骡车往镇上的肉摊上赶去。  油灯上的棉芯噼啪地炸着火花,我躺在朗的胸口,静静地听着外面的犬吠,感受着朗有力的心跳声,心头充满了浓浓的幸福。  我闻不到一丝市侩的气息,也感受不到一丝以前的尔虞我诈,再也看不到虚伪的笑容。  “珠儿,给我唱首歌吧!”朗紧紧地抱住了我,但又生怕弄疼我,悄悄地卸去了胳膊上的力度。  “好呀,朗,那你想听什么歌?”珠儿抬起了头,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就像是夜空上明亮的星星。  “珠儿,唱什么歌都好听!你唱的,我都想听!”朗一脸真诚的说道。  “油嘴滑舌!看来你也变坏了!”我狡黠地笑了笑,似乎想起了什么,耳根一下子红了起来,鼓足了勇气,悄悄地趴在朗的耳朵边喃喃的说道。 共 1263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阴茎结核的心理护理方式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伤了心

下一页:暗恋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