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赫冀成回望高教快速发展这一步称是件大好事

2019/10/22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赫冀成回望高教快速发展这一步 称是件大好事近十年来,中国高等教育经历了以扩招、并校为标志的快速发展,内涵和面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校的

赫冀成回望高教快速发展这一步 称是件大好事

近十年来,中国高等教育经历了以扩招、并校为标志的快速发展,内涵和面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校的办学规模成倍地增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进入大学,大学也越来越被人关注,同时对于大学的批评也在增加。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给国家、社会到底带来了什么?大学的扩张是否造成了教育质量的大滑坡?高校发展贷款到底存在多大的问题?带着这些问题,访问了东北大学校长赫冀成教授。

(以下简称记):赫校长,近十年来是中国高等教育加快改革发展的时期,高校的办学规模成倍增长、办学条件明显改善、研究开发成果持续增加,但这一时期也是社会上对高校的批评比较多的时期。我们想请您谈谈应如何看待中国高等教育的大发展,如何回应社会上出现频率较高的一些议论,大学今后应该如何做到持续发展。

赫冀成校长(以下简称赫):你提的这几个问题正是我感兴趣的,中国高等教育在近十年的改革、发展是我亲身所经历的,感受颇深。

我是1995年担任东北大学校长的。那个时候我们国家高等教育正处于比较困难的时期。无论是学校的物质条件、管理水平还是教育质量都有很多问题。我1991年刚接任东大副校长的时候,学校的情况太差了。从国外请人来讲学,连个接待的地方都没有。打开个房间厚厚的一层灰尘,人家带来个投影仪教室里找不着电源。教工的收入太低,很难吸引人才来高校任教,教师里还不断有人要求调离、出国。本科生的英语四级考试通过率才四成多。当时我们几位校领导对于教育质量的滑坡真是心里没底。

近十年来我国高等教育通过一系列的改革发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对于这些发展变化,社会上认识得很不全面,就是高教内部认识也有偏差。比如一提高教的发展,人们马上就想到了扩招,接着就是上学交费、质量下降、高校贷款等话题,批评多于肯定。实际上在我看来,近十年来我国高教在发展上至少取得了三大成就。一是扩招,高等教育在办学规模上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1998年全国高校总数是一千余所,在校生人数623万人;到2005年年底,全国高校总数已达到2300所,在校生人数已超过2300万人,总体规模居世界。二是通过“211”、“985”两大国家高教发展计划的实施,一大批大学、重点大学的水平有了明显提升,带动了高等教育总体水平的提高。三是高教内部的几项重大改革,比如教育教学方面的课程体系建设、专业目录修订;高校后勤社会化改革使得后勤的服务保障功能大幅度提高,在校生成倍地增加都能住得下、吃得好,不但没出什么问题,生活条件还得到明显改善;高校内部分配机制的改革调动了教职员工的积极性,收入的提升吸引大批人才来高校任教;伴随着政府工业部门体制的调整,原来隶属于工业部委的高校管理体制理顺,加上高校合并,一下子改变了原来办学资源分散、专业设置重复的弊端,办学效益明显提高。这一系列改革推动中国高校向着现代大学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由计划体系、封闭模式向着开放的社会化模式转变。

另外扩招也促使各校挖掘办学潜力,提高师资队伍的总体素质。学校经历了集中投入和建设,规模大了,管理水平也随之提升。

记:现在社会上对于扩招议论比较多。请您分析一下,高教的发展是不是太快了,高校招生规模的增加是否降低了教育质量?

赫:对这件事要历史地看。一是我们现在的招生规模在适龄青年中的比例,在世界上仍然不算高,比起那些主要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二是我们国家高校扩招前办学规模长期徘徊不前,已严重不适应社会、经济的发展。三是教育的发展是有机遇的,抓不住机遇也不行。就拿房地产的价格走势来说,当初新建校园征地只用了现在价格几分之一的钱。我们高校领导当初对于大规模扩招也是面对现实思想准备不足,物质条件缺口很大,也有想法。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次高教的大发展对于国家、民族来说应该是一件大好事。

记:这一轮扩招省一级政府积极性很高。原来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布局不尽合理,一些人口大省没有几所大学,没有重点大学。这种情况通过这一轮高教发展和以后的调整提高有望得到改变。

赫:这是因为人口大省只有通过大力发展教育,大力发展高等教育才能转化成为劳动力大省,人才大省。

高等教育的发展是综合国力提升的一个关键支撑点。美国的高等教育那么发达,全世界的好大学多一半集中在它那里,可是近美国国会仍然提出如何发展高等教育,提出如果不加紧培养高等级人才、人才,在下一轮的竞争中就要落后。另一方面高校扩招也给千家万户子女上大学提供了机会。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分低也能被录取,不花钱也能上大学。但是如果把大学办垮了,招生规模下来了,恐怕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至于扩招是否降低了教育质量,对这个问题要有分析。首先是进入“985”计划的那些大学扩招不多,仍然是精英教育。对于这些学校来说报考的比率增加了,生源质量有所提高,教育教学条件有所改善,不存在教育质量下降的问题。此外不排除有些学校由于扩招的速度太快,生均教育资源紧张而影响了质量。但教育部这些年一直在抓高教质量的提高。目前高等教育已进入了巩固、调整的阶段。

记:近国务院领导同志提出我们的工作要体现“教育事业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目标。结合高教事业的发展,您是怎么认识的?

赫:我对这个提法是很赞同的。刚才谈到了高教事业的发展能够增强综合国力,促进创新型社会的建设,高校在育人、科研开发、服务社会,引领社会进步等方面发挥作用,都是为了增进人民的长远福祉,其成果都将由人民共享。高教的发展增加了人民群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这也是很具体的。我再展开谈谈“教育事业发展依靠人民”这个话题。

既然高教事业是公益性事业,那么它的发展就应该由全体人民,由政府,由全社会来共同承担,而不应该由具体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来承担。举一个具体的例子,高校发展贷款的问题。社会上有人对此颇有微词。我们东北大学近年来的发展是靠自我经营,自我积累取得资金的,没借钱。或许我对此有发言权。我们先要界定高校发展贷款是什么性质的。这不是什么不良贷款。这些钱不会形成泡沫而蒸发,而是变成了校园、校舍,购置了仪器设备,聘来了专家教授,都取得了明显的效益。不但现在我们的孩子们能够享受这些条件,就是将来也会给子孙后代带来福祉,效益无穷。前一阶段对高教的投入不存在超前的问题。有些事业,比如通信建设不可太超前,因为信息技术装备更新换代太快。学校建设不是这样。况且国家社会对教育的投入本该有一点超前的,我们一直没能做到。

银行是要考虑还款的问题,问题是这笔钱该由谁来还。为什么要贷款?因为对高教的投入严重不足。我们可以算一笔帐,这些年高校在校生人数增长了两三倍,但是财政对高校的拨款是否增长了两三倍?还有就是刚才你谈到的,许多高校当初的发展都是在地方政府的推动下实现的。这并没有什么错,但是这种决策要一以贯之。现在钱借来了,地征下来了,学校建好了,新生进校了,钱由谁来还?目前许多学校是在节衣缩食还银行利息,在牺牲教工收入维持学校运转,这不是长久之计,在大道理上也说不过去。

记:现在高校的规模大了。管理几万人的大学,对于学校领导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吧?前些时候一些非主流媒体不懂得大学是怎么回事,不研究高等教育的真实内涵和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就喜欢到高校挖掘花边,弄得高校很紧张。

赫:有这个问题。在发达国家。大学的社会化程度很高,很多学生不住在校内,出了学业以外的问题由自己负责。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是在中国不行,学生一入学,衣食住行都要由学校管起来。物价上涨伙食费不能涨,小偷溜进来了丢了东西要找学校,助学贷款还不上,人都毕业好几年了还来找学校。我去过西方的许多名牌大学,学生食堂那有我们的这么好!我在日本读书时,东京大学的学生食堂常年午餐、晚餐也就七八个菜,那像我们高校的食堂,饭菜七八十个品种。日本的着名学者池田大作对我说,他佩服中国的大学校长,什么事都要管。他认为大学的集中了说只有一点,就是让每个学生进校后都有提高。

记:这可能是因为发展阶段不同,社会办大学我们现在还做不到,作为校长这方面负担确实很重。您作为大学校长还有那些困惑?

赫:现在高等教育发展了,大学已从边缘逐步走向社会的中心。但是社会各界不了解大学的办学规律,对大学的诉求五花八门,有些是大学的,有些并非是大学的分内事。大学的任务很多,但是重要的还是培养人。大学要做好基础研究,要搞好技术开发,要支持企业的技术创新。但是有的地方政府要出各种各样的政绩也来找大学,这就勉为其难了。中国高校肩负着太多的使命,加上各种各样的评比,有些喘不过气来。与中国大学不同的是,美国大学的办学精力几乎全部放在了育人和基础性研究上。我认为,高校应专注于科学规律的发现。高校在创新型人才培养中也只是一个阶段,人的培养基础教育也很重要,也离不开社会的参与。

还有大学与企业的关系,我们的企业要逐步形成自己的技术创新能力。日本的大学发表成果时,企业家都去听,可谓趋之若鹜。他们都有很强的开发能力。而我们的企业就不行。大学去企业推广项目时还要从培训做起。科技项目的开发分为上中下游,不可能都由高校来完成。这里面高校应该做什么,科研院所应该做什么,企业应该做什么应该有个分工。

记:作为大学校长,您认为在当前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中,应该把握的是什么?

赫:中国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现在已告一段落,今后可持续发展的重点是提高办学质量,提高管理水平。大学校长的中心工作应该是把握好办学方向,引领学校融入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时代潮流。我认为要办好大学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坚持大学精神不能丢。大学精神在我看来主要体现在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两个方面。首先大学办学应该始终坚持严谨态度,一丝不苟地处理学校中的各种情况和问题。记得我1961年上大学时,那时候大学办学条件非常艰苦,师生们在吃不饱的情况下坚持工作、学习,但学校对教师教学科研、学生考试等一直坚持严格、科学的态度。在这种氛围中,培养了一大批基础知识扎实、德才兼备的人才。另一个就是高校应重视校园人文精神的营造。高校的生存发展是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之中,社会的大氛围的影响是难以抗拒的。商品经济的大潮汹涌澎湃,产业文化的触角必然伸向高校。部分高校教师在校园外兼任经理、顾问。我对这事是持反对态度的。教师就应该做好本职工作,专心执教,功利主义的做法要不得。大学也有努力提高教职工的待遇,给教师创造良好的物质保障。

高校在引领文化方面应发挥出自己的积极作用。从我们国家的历史看,高校引领文化的作用很大。“五四”运动可以算作中国高校引领文化的一个典范。高校的师生们在弘扬科学、民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的高校在引领文化方面还做得不够。

各高校的情况都不一样,应根据自己学校的实际情况制定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子。但总的来说,管理高校还是有些共同的值得坚持的原则。,要尊重高校办学的基本规律,包括教育规律、高等教育规律以及建设大学的规律这三个方面。要想使社会认同并支持按照这些规律办大学,大学校长首先必须认识并尊重这些基本规律。第二,要始终坚持这些基本规律。大学校长要妥善处理好学校与政府、学校与社会的关系,要讲策略,吸纳资源,排除干扰,坚持大学精神不动摇,不能为了挣钱就放弃原则。第三,校长要有开放的头脑,审时度势,与时俱进,在把握好分寸的前提下,拓展学校各项工作,发展高等教育事业。

在改革方面,我个人认为有两个比较重要的方面要加快改革。一是高校教师的评价问题,二是高校学术组织建设问题。长期以来,我们对教师的评价多以每年论文发表的篇数、完成科研成果的情况等量化的东西加权来评价,这很不合理。毕竟很多科研项目不是一年、两年内就能出成绩的,那些需要长期积累才能出成果的科研项目难道就是失败的吗?高校教师的贡献根本无法用简单的数字来表达。我曾发表过看法,学术腐败、学术泡沫的发生与这种简单化的评价机制有关。所以,引入新的同行评价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关于学术组织的建设,我觉得高校基层组织,比如教研科室的作用很大。学校的学科重心应该层层下移到学院、系。大学现在需要一批精英型的院长,精英型的专家学者以及科研团队。校长应努力创造环境,创造舞台,释放教授压力,挖掘教师潜力,积极建设一批优质的院、系、研究室等基层学术组织,增强高校的创造力。(陈宝泉 实习生 吴晶)

《中国教育报》2007年3月6日第9版

明星
机械泵
石家庄汽车资讯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