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轮回之穿梭异界第434章装比后就溜真特么

2020/01/23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34章 装比后就溜真特么刺激一连又介绍了几个后,孔瞑也再次遇到熟人了。他就郁闷了,那九个人所在的门派怎么看着就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34章 装比后就溜真特么刺激

一连又介绍了几个后,孔瞑也再次遇到熟人了。

他就郁闷了,那九个人所在的门派怎么看着就跟自家俩师父这么熟呢?再要是知道这样的话,老子当初就应该下手再重一点啊!

拉着孔瞑的手到了前方白花花头发的老头身前,对那老家伙道:“老家伙?老子现在也照着徒弟了,比你培养的那些怎样?”

毒师父一脸得意的吧孔瞑往前拽了拽,挑衅的看了那老头一眼。那老头也不生气,眼中闪过无奈的神色,而后砖头看向了孔瞑。

然而这一看之下,他的眼瞳瞬间瞪大,一脸活见鬼的样子看向了毒师父,呆愣的问道:“你……你确定?”

“那是当然。”毒师父极其得瑟的点了点头,似乎要再震慑那人一下,对那人道,“我这徒弟修行了也就半年多的光景,如何?”

“什么!”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就连站在那老头身侧后方的那个年轻人也是一脸震惊的看向了孔瞑。原本他对于孔瞑那眼神可就是愤恨愤恨加愤恨的,但是在听到毒师父的话后,整个人确实陷入了呆滞之中,久久不能回神。

不说那年轻人心中的震撼,那老头就已经震撼的无以复加了。两个人看的东西全然不同!

年轻人自然是前几天被孔瞑给打的那九个人之中五个男人之一,他所看的也知道对于修行半年就比他厉害,这让他震撼,但是却只是一阵的。而那老头所看的则不是这个,他看的要更加的深远,而且更加的透彻。

唐门的干什么的?就是制毒跟暗器的,毒攻自然是每个人都有学习,不然他们也不敢那么长时间与毒打交道。老头的实力毋庸置疑,他的毒攻更是深不可测。当然,要是真要说的话其实跟毒师父的毒经差不多,只不过一个可以灵活的引用化毒为药,一个则是只能使用毒或者研究解毒之药。

作为一个毒攻修行极其高深的人,他自然也是察觉到孔瞑体内的毒素是那么的深厚浑浊,虽然斑斓,但却胜在精纯,每一个虽然看上去并不能融合,但是也都不排斥。充斥其身,有种大道暗合的趋势。

孔瞑的毒经比之毒师父差那么一级,也就是变相的跟那老头差了一级。对于半年能修行到这样程度的后背,他怎么能不震惊?怎么能不被震慑?

这是多少年才能出来的一个妖物啊,居然被老毒物给找到了!他不知道这是田中注定还是命中注定,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你倒是找了个弟子啊!”

“嘿嘿,那还用说。”毒师父说着就对他摆了摆手,“既然给你见识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走好。”

怎么说都有些铜门关系的,两人虽然有些不对头,但是有些地方还是很好的,最起码礼貌啥的要讲究讲究。

在离去的路上,毒师父一直在哪里有一阵每一阵的嘿嘿直乐,让走在他身后的孔瞑看的忍不住问他道:“毒师父,你这一路上都在笑啥呢?”

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毒师父撇了撇嘴,“你懂什么,那老家伙总是瞧不起我,要不是我遭到你的话,那老头今年肯定又要笑话我了。”

“嘿!还别说,这装比后就溜走真特么爽!”

孔瞑听的他的话头上忍不住的冒出一条条黑线,这尼玛,毒师父不愧是毒师父,不仅身上毒的厉害,就连嘴巴都毒,杀人与无形啊!

感叹之余,孔瞑也懒得再去理他了,见他玩儿的那么开心,他也不好去打搅他的性质,不然要是每一个人他都要给人家介绍一下自己的话,那自己可就麻烦大发了。

那九个人孔瞑这个时候也已经见了七个,剩下的两个他倒是没有见到,应该是还没有到。当两位师傅吧他们认为该介绍的都介绍了之后,连个招呼也没打就直接离开了,至于去哪里倒是没说,不过却示意孔瞑跟着他们俩。

不知道这俩老顽童又要搞什么花样,孔瞑跟着没有说话,而巧儿也是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悄然离开了那个房间。

但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两个老家伙从里面拿出一些不知道啥牌子的酒就开始开怀畅饮了,至于孔瞑则是被他们给撂道了一边。

乐呵呵的喝着酒,两人开始在哪里唠起了刚才给那些人介绍孔瞑的时候的样子,还有那些人当时的表情,看的孔瞑是一头的黑线,但是也没有制止他们。对巧儿示意了一下后,两人到了两个隔间,径自的休息起来。

老顽童喝来喝去喝了也不知道多久,而孔瞑在这个时间里也在吸收着能量颗粒。

也不知道为什么,孔瞑总是感觉现在他吸收的能量比之之前的要快了好多好多,但是他的身体外边却是没有出现气旋,这让他有些不解起来,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沉寂在那吸收的快感之中。

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反正也不是遇到过一次了,太多的时候他遇到过太多的自己没有掌控的事情了,不过既然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害处,那么就这么弄着呗,管他呢。

这一吸收,吸收了就不知道多久的时间,不过在听到那俩人呼呼大睡的时候,孔瞑停了下来。看着那外边睡的香的两位师傅,忍不住的摇了摇头,从他们的隔间中吧被子给拿了出来披在了他们的身上。

时间这时候也只是傍晚时分,孔瞑看了看屋里后起身走了出去,将房门顺便给关了上去。

这个酒店确实不错,不仅地理位置好,里面的布置也是极其不错的,虽然并不豪华奢侈,但却也能体现出高贵的气质,置身其中,都能感觉自己好像就是这里的主人,一种大气的意境。

只是让孔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出去后居然遇到了一个他没有想到的人。

静静的看着身前一身紫衣身怀幽香的女子,孔瞑的目光很是平静,“是你?”

“怎么?很意外?”那人静静的看着孔瞑,淡红的唇微微张合,如兰般的吐息就那般进入到孔瞑的鼻息间,诱人非常。

轻轻的笑了笑,孔瞑转头看向了远处,轻语道:“没有,我并不意外。只是让我想不到,你居然能找到这里来。”

“你不知道这酒店都有登记记录?”那女子说着,漫步走到孔瞑的身侧,“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孔瞑侧头看了她一眼,轻微的晃了晃脑袋,“我想你如果要说的话会说的。”

那女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我想知道你跟巧儿之间……”

虽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语,但是孔瞑也知道她的意思,当下也是摇了摇头,“我跟巧儿之间倒是没有多么复杂。”

“一个前辈拜托师父看一下的。不过……”孔瞑说着转头对那女子笑了笑,突然间趴到了那女人的耳畔,吹出一口热风,“你就这么在意?”

一股细微的瘙痒在哪女人的脖间出现,让她不自禁的扭了扭脑袋,闪身与孔瞑拉开了一到距离,面色红润,显得有些娇羞。

“你还真自恋。”啐了孔瞑一口,娇嗔的看了孔瞑一眼,她跺了跺脚离开了,“我走啦!”

“哎!”

就那么看着女子离开,孔瞑也米有去追也没有干别的,仔细的看了一阵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这样看着你要走,我就是没法伸出手。远去的你就像一阵风,让我――难受……”

“请再给我一个机会!哪怕再难也无所谓,让你让我流泪,我心――已碎……”

轻轻的哼唱着,孔瞑不仅摇了摇头。

因为有着那女人的到来,他也没有了出去的性质了,回到房间后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给调戏着,一股瘙痒的感觉在他的鼻间来回掠动,让他很是不舒服。睁开眼睛,看到是巧儿正拿着她的一撮青丝在滑动着自己的鼻孔,孔瞑的脸上也不仅露出了无奈之色。

不知道怎么的,孔瞑看着她的眼色平静之极,“你不知道这样让人睡不好觉是很不好的行为吗?”

“知道。”巧儿点了点头。

看到她那么干脆,孔瞑倒是愣住了。心说你既然知道那你还那么浓?这是不是真是消遣人啊?

不过就在孔瞑那么想着的时候,巧儿却是突然弱弱的道:“可是两位前辈让我来叫你,我又不好直接叫醒你,干娘说那样对身体不好……”

“额……”孔瞑听到巧儿说干娘,他的脸色当即就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忙是转移话题,“你说师父叫我?”

“嗯嗯。”巧儿急忙的点了点头。

快速的收拾了收拾,孔瞑走出了隔间,看着那俩老头子不仅问道:“咋了?你们又饿了?”

白了他一眼,医圣两人不爽的对他嘟囔了一句,“你这小子就一点都不让我们省心,不过现在时间还算早的。”

“收拾收拾,待会儿我们就去集合往京去一趟,这次的比赛场地在那里。”毒师父说着,端起他身前的一个小杯子猛然喝道了口中,辛辣的感觉让他忍不住的呼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好酒!”

懒得理他们,孔瞑得到了信息后就直接走到了洗手间,脱了衣服就用水冲刷了一下身子,另外吧衣服也给弄干净了一下,最后穿戴整齐走了出来。

还别说,洗了个澡还就是不一样!

杂乱的头发此时一点都不见了,就连同身上的那种莫名气味都消散了不少,让他看起来很精神,神清气爽的小伙子一枚。

瞥眼看了一眼后,两个老家伙相视一眼都点了点头,“不错,这卖相算是没给我们两个老家伙丢脸。”

“我去!”

孔瞑这也是真无语了,遇到这俩活宝师父,一个个的都喜欢那他来开刷,让他都快要受不住了。这也就是他这样的小青年,要是有别人来的话,之哦啊不出几天就要被折腾的离开了。这简直就不是人受的呀!

漫无目的的想着,孔瞑也不去在乎他们的话语了,在看了一阵自己没有啥需要准备的之后,径自的做到了沙发上看起来食谱。

菜单几乎天天都在,而这个酒店也支持送餐服务,只要到时候点餐了,不管在几楼,都会给你准时送达。

这样的贴心服务真是戳到了孔瞑这类人的软肋了,当然,也是那俩老活宝的软肋。

随意地点了几个菜后,孔瞑把菜单交给他们又补充了一些后,就拿去叫餐了,也久等了四十分钟左右,那些菜都上了上来。

美美的吃了一顿后医圣看了看时间,“嗯,时间差不多了,洗漱一下跟着出去。”

孔瞑点了点头,去洗了洗嘴巴跟手,吧上面的油腻都取出干净后起身倒了另一边去等着他们。

不一会儿功夫,四人都准备齐全,而后起身走出了房间。

因为储物袋的缘故,几人的身上到底没有提着啥东西,当他们走出去倒了最上面的房间后,众人已经都在那里等着了,就算是没有到齐也相差不多了。

萧老站在那些人的最前面,伸手按下另一个按钮之后,在他的办公室后面的一大块玻璃幕就移动了起来。当到了某个程度之后,萧老对众人道:“好了,都进来吧。”

对于萧老的话他们也不怀疑,一个个的借着走了进去。然而在走进去一看众人才看到,这里居然是一个露天的天台!

也没对众人说什么,萧老掏出一个对话机就对那边喊道:“人员已经到了,下来吧。”

收了对讲机,萧老对众人笑了笑,道:“待会儿会来直升机,十五人一组,你们自由分配。”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是点了点头,招了招相熟的一些人就自动抱团起来。

说实在的这里抱团还真是一眼就能看出谁对你好你对谁好来。分量的轻重也能在这里一看就看出来。

对于这些孔瞑是没有啥关心的,他所在意的是,这些东西真的可以让自己更加明白修行界么?他不知道,他是知道这一次自己必须要拿好的成绩,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不那么小白,可以接触到更大曾满的人,从中了解越多的关于修真界的事情。

孔瞑的想法虽然不错,但是对于别人而言却是都不会相信,至少那些不知道他实力的人都会如此想。

飞机在几分钟后停下来了一亮,而在不远处还有另外一亮朝着这里接近。看了看后,萧老对众人道:“一组一组的上上,上去后就被拉走,一共是二十台,不用那么强的。”

众人听着也是点了点头。到了他们这个其实对于这个到底是无所谓的,只不过他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坐飞机,不知道里面是个啥么滋味儿,所以想要上去试一试。

一组一组的不断走上去,一架架飞机不断的飞离出去,孔瞑不由得一阵叹息,忍不住的想到,“这修行界看来也要现代化啊!”

最后一组,孔瞑这一组。在这一组上有着自己四个人,还有另外的万花门师徒千机娘娘千羽门师徒,还有玉莲跟青莲量师徒。至于其他的那些则是跟医圣毒师父两人相熟的几人,有唐门那个老头子,也有那个印堂还有那个万剑门的。

在于萧老擦肩而过之际,萧老大有深意的看了孔瞑一眼,道:“这一次的比试非比寻常,若是能进前十,今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与萧老平淡的对视了一眼,孔瞑只是笑笑。这个老头看着很好,但是是不是真的好孔瞑并不清楚,他只是觉得这个老头自己看不清,他有种朦胧的感觉,总感觉不那么真实,但是他又是真实的存在的,让他忍不住的记住了萧老的话。

对这萧老轻轻的点了点头,“谢谢老前辈提醒。”

直升机终于也是起飞了,孔瞑看着外边流转的白云,心里一时间难以平静。他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但是这两次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当初哪一次是自己被迫,而这一次则是自觉自愿。他不仅叹息,这些日子过的实在是有些坑人,要不是当初自己被莫名其妙的被捉走,哪里又有现在这样的事儿?不过就算不被捉走他也难逃要去比试的近程,不过他还要感谢那次出去,因为再拿一次里,他提升的并不小,甚至说提升的很大很大,让人望之却步难以企及。

半年之内能达到那样的高度,这已经是绝无仅有,无论是运气也罢,实力也好,只要能达到那就是好样的,而孔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他的时间段资质阅历都不咋地,积淀也不多,但是运气好没办法啊,也算是一个幸运至极的人儿了。

他的情况跟别人是大有不同的,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责一把衡量的尺子,一般一个人的身体在一定时间段里所能容纳的东西是依旧的,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太少了成长的又不给力。

而孔瞑的体质也许是因为不是正常的吸收成长,居然完全没有哪一类的要求,居然一次次的在那个神秘空间里接连的突破。对于这样孔瞑是并不知情的,而他的两位师父也并没有说这简直,他也就没有跟两位师傅说。他觉得这事情很正常,理应就是这样。

坐在飞机上,不知不觉的,孔瞑再次看先了空中的太阳,骄阳似火,却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意味。

这次孔瞑对视了那太阳许久,但是之前的那种感觉却是已然消失,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最后总的归咎于自己达到了最大的限度,已经不能从中汲取能量了。

无奈的收回目光,孔瞑闭上了眼睛,进入了冥想的状态。

路程并不算短,也就是三四个小时的时间。然而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也不能放松自己的修行。原本这个时间就很无聊没有事情做,要是因此再不去抓紧时间修行的话,那可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当孔瞑进入冥想状态吸收周围的能量颗粒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吸收的拿下能量颗粒似乎更多有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围这些人牵引的缘故。

因为是在有这么多人的地方,孔瞑也不好拿出醒神珠来正价吸收效率,但是这里天时地利人和都挺不错,他也沾到了不错的便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孔瞑月吸收越爽,而那些人则是在吸收了一阵后有些人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奇怪,真是奇怪。”

“之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后面就不行了呢?”

“这是怎么回事儿!”

一句句声音不断的从哪些人的口中传出,医圣跟毒师父也是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他们的眼神也是有些阴沉不定,最后转头看了孔瞑的位置一眼,最后收回了视线。

渐渐的,哪些人都睁开了眼睛,而孔瞑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怎么吸收的越来越少了?”

听到孔瞑的喃喃之语,哪些坐在他身边的人也是抱怨了起来,“就是啊,不知是小伙子你,就算是我们也都因为这个才收工的。”

而那人所不知道的是,孔瞑说的越来越少是值得他吸收的拿下越来越少,而他的最少的那个数量则是那些人的正常吸收数量,这根本就是吧全部的便宜都占了!

当然这个情况就算是孔瞑也不知道,而那些人也都以为孔瞑是跟他们的遭遇一样的。不过所幸,这段时间已经距离京很近了,只要在坚持个二十几分钟就好了。

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他们自然也不会浪费在吸收那么点灵气上,都是相互攀谈了起来,有说之前吸收的事儿的,也有说这词奖励的事儿的,还有猜测外国来人的类型对手之类的,不过孔瞑却是对萧老的话感到很有意思。

“听说这次外国派人来都很古怪,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本领,到时候都小心这点,不要着了道。”

这句话虽然很短,但是孔瞑却是从中得到了非常重要的讯息,那就是这次的人来的并不简单。

萧老他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是孔瞑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所以他才会这么清楚的记住萧老所要说的跟说过的话。

其他几人点了点头,纷纷迎合这萧老的话语,最后都点了点头,不过还有些人则是一笑置之,更是不泛对外国的讽刺,“就那些外国人,能有什么厉害?我们的历史都够他们几倍的了!”

对于这种盲目的自大狂孔瞑也没有啥好感,尤其是那明显就是个弟子却在这里发言,你家大人就没告诉你爸爸说话儿子别插嘴嘛!

无奈老的看了看周围,孔瞑在找起了有意思的东西,好来消磨消磨自己的无聊。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袖子,不仅转头往后看去。一看之下,发现是巧儿在拉着自己的袖子,见到自己回头看她更是吐了吐可爱的小香舌。

闲着也是无聊,孔瞑不仅跟她走到了一起,最后到了千机娘娘的身边。看着那熟妇,孔瞑却是眼睛不敢直视,就连低头都要微微侧着脑袋,一面被她的漂亮给吸引过去。

奈何,这看不到千机的真的了,但是却成了一只盯着巧儿看了。看着巧儿的脸色渐渐的泛起了红润,那娇羞的模样让孔瞑看了心里不禁有了那么一点痒痒。虽然说是如此,但孔瞑也不敢太大的放肆,不然被千机告到师父那里去了可就不妙了,他可不想成天的被那俩老家伙给刺激。

千机在这一阵时间里一直没有离开孔瞑,视线盯着他,直到几分钟后才突然问孔瞑道:“你跟着你那死鬼师父多久了?”

“死鬼师父?”孔瞑听到这个称呼当即就是一愣,不敢紧跟着就想到了什么,忙是应了一声,“半年多了。”

“半年?”千机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当真?”

“嗯嗯。”孔瞑急忙的点头。

他不知道千机为什么要这么问他,但是他也知道既然自己过来这里的,就要等待着被剥皮抽筋的准备,谁让他傻来着?

不过让孔瞑没想到的是,千机只是赞赏的垮了他一句,“你狠不错。”

“额……”孔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最后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没办法啊,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要是说一般的话语也就算了,单单人家就这么说,能怎么回应?难道说我很挫?还是说谬赞?好像都不何时。

干笑了两声后,孔瞑也不再出声,静静的等着她的话。不过让孔瞑无语的是,千机居然在说了一句后就不再说什么了,让他很是无奈。

千机跟巧儿说了一会儿话后,她突然拉起了孔瞑的手,讲他与巧儿的手放到了一起,道:“孔瞑,巧儿我可就交给你了。要是让我知道有人欺负了她的话,我唯你是问。”

“额……”孔瞑愣了楞,不过急忙点了点头,拍了拍胸脯,“千机前辈请放心,就算是别人要欺负巧儿也要在他欺负了我之后才行。”

“这我就放心了。”千机点了点头,不过紧接着就敲打了孔瞑的脑袋一下,“就算是你被欺负死了也不能让巧儿受委屈。”

“知道了。”孔瞑耷拉着脑袋赢了下来。

只是他的这个收憋屈的样子实在好笑至极,就跟小受一样,让人看了不禁好笑。对于他的搞笑样子,巧儿自然是轻笑出声,但是对于孔瞑而言可就苦了他了,值得暗自叹息。

他那里知道自己这多嘴的一下居然会让千机这么抓住,以后自己要是离开了巧儿巧儿受欺负了,那自己还不是要被她给教训死?

现在的孔瞑就好像想到了以后的悲惨生活,整个人也是欲哭无泪了。不过他倒是也看的开,按照巧儿这么乖巧可爱的小美女就算是放在自己身边看也是很养眼的,自然是看不惯她手欺负了,要是一个大男人还连一个小美女都保护不了的话,那他还是个男人?

转头看了巧儿一眼,孔瞑对她笑了笑,道:“巧儿,你放心,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一定会把他砸的站不起来。”

“嗯嗯。”巧儿乖巧的点了点头,不过很快有抬起头,用她那乌闪闪的大眼睛看向了孔瞑,“可是随便打人是不对的,而且他们要是被逼的怎办?”

孔瞑嘴角那是一个抽搐啊,心说你这被人欺负还会想那些吗?这是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是咋张的居然会想的这么高深,真是甘拜下风了。

而就在此时,飞机上突然传出一个喇叭的声音。

“请注意,一分钟后将下机,请各位稍作准备,等待下机。”

声音一遍遍的说着,在说了三遍之后终于是不在交换。与此同时,在机舱之内的十五人也都一个个的准备起身上的东西,看看有没有落下啥,在检查好之后又都坐定下来,一个个等待着下机了。

约摸着也就一分钟的时间,随着飞机一震剧烈的晃动,而后就感觉渐渐稳当了下来。机舱刷的一下打开了门,而后几人都从上面跳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机场,孔瞑长处了几口气,而后就做到哪里呼吸了起来。

空气还算是新鲜非常,吸了两口孔瞑就不再去吸收,反而是一脸诧异的看向那些人。至于萧老在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用呼叫机叫来了他事前安排的车子,而众人也都在这个时候都聚集到了萧老的身边,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挥。

看着众人都聚集到了一起,萧老对他们道:“这里是郊外,待会儿回来大巴车来接我们,到时候我们坐大巴去往目的地。”

这里的人就算是在那个啥的也都知道大巴车是啥,既然要等,自然就免不了整顿啊啥的了,不过这些对于孔瞑几人而言却并不重要,他们只需要看管好自己的储物袋就好了。

不久后,大巴车果然如约而至,一共来了两辆,装下在场的人那是绰绰有余。

安排好作为,两辆车往前行驶出去,至于萧老则是最在最前面的位置,紧挨着驾驶员。

城固县第二人民医院
邯郸市传染病医院
湖北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柳州男科医院那个好
怀化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