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每个剧本穿一遍 72.告别

2020/01/16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每个剧本穿一遍 72.告别“发生了什么事儿?我让小和过去帮忙。”“不用了,这边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就是公关那边的事情,得麻烦林哥了

每个剧本穿一遍 72.告别

“发生了什么事儿?我让小和过去帮忙。”

“不用了,这边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就是公关那边的事情,得麻烦林哥了,无论如何先把事态控制住,不要再继续恶化。”

虽然查微凉给她留的电子邮件里面说按照她的心意来,但是蔚良还是不想把查微凉的名声给搞坏了,最主要的是她什么事情都没做,又没有犯错误,也不是名不副实,为什么要承受那些恶名?蔚良从来都不认同娱乐圈里面有些前辈们说的那些“既然在这个圈子里就要承担的住诋毁”这样的话,她自始至终相信演员也不过是一份工作,做自己该做的,得自己该得的,没有什么就要不要的。

竹林那脑袋不愧是搞这行的,他只是沉吟了一下,很快脑子里就有了一个主意:“我有一个想法你听听看。”

“林哥,你说。”

“这次上关于你未婚夫的事,十有**是有些人在后面推波助澜,毕竟你现在人已经离开了星耀,还是在你刚刚火起来的时候,星耀本身就对你不太满意,这种不满意的情况下,如果有人想黑你,他们就算不落井下石,但也会袖手旁观,要我说咱们干脆现在给他来一个火上浇油!”

“火上浇油?”

蔚良完全不懂这个词,竹林的意思难道是要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一把火?要让她黑红黑红的?

蔚良立即反驳:“我不想暴露太多个人**。”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单打独斗,所以给自己留一定的退路是绝对必要的,当有一天她不想在这个圈子里的时候,她还可以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竹林小声地斥责了她一句:“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说了火上浇油,是想趁着你现在有话题度的时候,把你的个人工作室成立起来,等你从蒙省回来之后咱们就开一个直播,你可以在直播里面回答一下粉丝和友的问题,如果有黑粉在的话,你正好可以回怼过去!也不用说脏话什么的,只要拿出你平日里怼唐深深和小和的气势就行了。”

蔚良听了竹林说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失笑:“我平日里有那么厉害吗?”

应战在边上开车看她笑了起来,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竹林最后又说:“剧组那边的话,你最好能给导演和小徐先生打个亲自解释一下,毕竟我们原本都说好了,今天是要做宣传的,倒是现在你去不了,亲自解释的话,显得比较有诚意。”

蔚良自然赶紧答应了:“那林哥你把导演和徐继章的号码发给我,我没有他们的。”

竹林在那头又忍不住数落:“你平日里不爱给充电就算了,小和田千叮咛万嘱咐让你把充电宝给带上,查微凉啊查微凉,你什么时候把你这个坏习惯能改一下?你生活在21世纪不是原始社会,交通靠走,通讯靠吼……”

“林哥,应战的也快没电了,你快把号码发给我,我就先挂了!”

应战在一边看的真切,发现她悄悄松口气,忍不住调侃:“原来也有你怕的人。”

蔚良只道:“我得拿你的再打几个。”

“打吧。”

她和《风雨长平路》的导演倒是公事公办的说了几句,虽然蔚良不能出席宣传,他也有点不高兴,但是蔚良从开始拍这部电视剧以来,一直到后来的宣传,都配合的很好,平时不犯错误的人此时好声好气跟你说话,人家态度还特别诚恳,导演简直发不出脾气。

而竹林之所以要她给徐继章打不过是因为徐继章是徐西楼老先生的孙子,这样一个国学泰斗,蔚良给徐继章打,也是间接的表明了自己的尊重,不得不说竹林考虑事情很周全。

徐继章听到蔚良说今天不能来宣传,很是关心的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事儿,要不要帮忙?”

蔚良没想到平日里冷冷淡淡的徐继章,竟然会主动要帮忙,在查微凉离开之后,守在他身边的应战,为她处理善后事情的竹林,这人平日里打交道不多的徐继章也站了出来,让蔚良莫名觉得很暖心,如沐春风的说:“谢谢你,不用了,这些事情我暂时还能处理,如果处理不了的话,我会向你们求助的。”

她只觉得自己不过是和朋友说一句话,但是应战却敏感的觉得她对这个人的态度非比寻常。

都说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上床之后,那她对这个男人的态度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其实这句话对于男人来说也是,尤其是如果这个女人让他走心的话。

宽广寂静的公路上,偶尔有小动物经过,天是那么的蓝,身边坐着的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按照小资文艺情调的话来说就是和自己所爱的人去一个让灵魂安静的地方,实在是再美好不过的一件事。

但是在这么美好的时刻,应战却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蔚良的上,他想知道那头的男人是谁?和查微凉是什么关系?他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平日里也不是一个多嘴多话的人,但是在查微凉面前就可以变得很健谈:“没看出来原来你人缘这么好的。”

“我也以为在我拒绝了你之后,你会恼羞成怒,所以你看,我们都没想过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应战心里一紧,她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觉得自己不了解她吗?

“正因为我们互相并不了解,所以才要好好了解一下,那样你才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蔚良在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开始看着看着公路两边偶尔的放羊人出神,至于应战说了什么话,她却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等到了温措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了,应战想好好带她去吃一顿午饭,蔚良却是已经等不及了,两人在路边简单的买了几瓶水和一些馅饼之后再次上路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蔚良的心理反应,她越是靠近苏阿村,越是魂不守舍,她的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她不仅和查微凉告别了,如今还要和自己告别,从此以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向蔚良了,活着的永远人只能叫查微凉。

曲靖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济源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正规白癜风医院
南宁妇科医院哪好
淄博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