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信贷贫血 内蒙古农民兄弟被高利贷层层“剥皮”

2018-11-06 17:59:08
信贷贫血 内蒙古农民兄弟被高利贷层层“剥皮” 记者近期在内蒙古固阳县、土默特右旗、达拉特旗等地采访了解到,农村“信贷资金贫血症”日渐沉重,农村借贷难,本钱高,私人贷款活跃,农民微薄的收入被高利息层层“剥皮”。

信贷资金“贫血” 私人放贷成风 “村里40多户人太穷了。

”在固阳县九份子乡李三沟村,村民李作文连连摇头。

据他介绍,李三沟村距乡上太远,信用社常年不来放贷,春耕时农民只得赊农资。

以二胺为例,县城一袋卖148元,农民赊购后秋季得还170多元,利息超过1分。

信用社嫌贫爱富,让固阳县西斗铺乡大二份子村的赵义很无奈。

为给两个孩子交学费,他每一年都得借私人贷款。

赵义说:“信用社每年只放贷一次,还得扣50元至几百元不等的股金。

私人贷款好借,手续少,供款也快,今年我借了2000多块,月息2分。

” 据了解,当地私人贷款月息一般1.5到3分,个别高的可上1角以上。

土默特右旗是内蒙古的奶牛养殖基地,近年来因养殖效益下滑,众多农民偿还奶牛贷款困难,当地私人贷款极其活跃。

樊明正家住土默特右旗美岱昭镇波罗营子村,2002年春,他贷款3.6万元、自筹1万元购买了3头奶牛,但至今仅还了3000元,月息5.8厘,本息越滚越多。

为购买饲料,2004年以来樊明正已多次向私人贷款,月息2分,目前他家已累计欠债4.2万元。

放贷者五花八门 孤寡老人也成“银行家” “现在哪一个村没人放贷?”谈起私人借贷,农民们的诘问显得记者孤陋寡闻。

记者了解到,除了近亲,眼下私人借钱都得付高利。

放贷者多是农村有些闲钱的个体户、打工者、养殖户,但令人惊诧的是,羊倌、孤寡老人竟也加入了放贷者行列,成了“银行家”。

69岁的周广明是固阳县忽鸡沟乡忽鸡沟村的名人,他子女均在外地,老两口与外孙女一起生活,种着8亩多地。

据他介绍,10多年前他就开始放贷,来借贷的人很多,但他每一年只有选择地放贷10多次,总额在5万元左右,利率一般2到3分。

周广明坚称放贷利率在法定利率的4倍之内,完全符合国家规定。

但据村民们反映,视借款额和事情的大小急缓,周广明放贷的利率也不同,低则3分,高时能上1角。

在土右旗吴坝乡王庆营子村,村民郜小强介绍说,村里有两个老汉放贷。

67岁的张有司之前养羊50多只,手中有点钱,因岁数大便以放贷为生;温双柱是80多岁的孤寡老人,无劳动能力,常年以放贷为生。

催贷急利息高 农村已无低利贷 据村民们反映,信用社春贷秋收,利息高,限制多,贷款光公章就得四五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