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破天 195.百九十五章 破门!

2019/10/21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破天 195.百九十五章 破门!丹轩一见一击得手,还来不及高兴,球杆忽地挑起草地上的红木球,驱马一个掉头,直奔周凛然的球门大营!

破天 195.百九十五章 破门!

丹轩一见一击得手,还来不及高兴,球杆忽地挑起草地上的红木球,驱马一个掉头,直奔周凛然的球门大营!

快马如飞,丹轩运球直入对方球场!

守在后场的周义与周峰一见丹轩冲了过来,都有一丝意外,谁也没有想到丹轩竟是真能甩掉周凛然!

丹轩驱马直入,盯着对方守在球门前的九人九马,心中却一直在思考着如何才能破门!

这些人都是马球的好手,尤其是周氏兄弟,丹轩自然不会选择如周凛然一般的破门方式!既然不能那么破门,看来只能用激将法了!

转眼,丹轩带球已经攻至门前,他大喝一声:“周义小儿,可敢出来一战!”

此时周凛然已经将疯马控制住,正在追赶丹轩,却猛然听到丹轩这样一句话,他知道丹轩的本事,也知道丹轩定然是在用激将法,连忙大喊道:“义弟!不可应战!”

然而周义显然已经听不进去周凛然的话,他也知道丹轩是在用激将法,可是他极好面子,对于丹轩这一声“周义小儿”更是怒气滔天,大吼一声,策马而出,直奔丹轩,嘴上大喊道:“丹家废物,老子这就来收拾你!”

两马相对而奔,似有同归于尽之势!

两匹绝好战马即将相撞,丹轩狂笑着拖杆而起,红木球被他向前挑入高空!与此同时,丹轩侧拽缰绳,马匹通人性地横过一段距离,丹轩与周义策马而过!

两人交错的一瞬间,只听见丹轩大喊:“周义小儿,你上当了!”

丹轩抡着两米长的球杆直冲向前,此时红木球正好落在了他奔到的正上方!丹轩狂笑中抡起球杆,旋转三百六十度,球杆凌空击在落下的红木球上

,只听见“嗡”的一声,红木球如火一般直飞出去,速度角度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

然而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丹轩的红球滑行的轨迹似乎并不是直线,而是一道弧线!

劲风呼啸声震耳,所有人均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红木球,甚至忘了眨眼!这个球究竟能不能进,谁也不敢说,但是这一击射门有破开对方大门的水平,这一点毋庸置疑!

红木球速度飞快,有如一团火球,直穿过十几条马腿,直接入,速度太过惊人,周峰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是说什么也拦不下来!

此时球场边缘,裁判的哨声想起,半个时辰已到,比赛结束!

欢呼声四起,丹轩立于马上,双手举过头顶,仿佛一个胜利者一般接受着排山倒海的掌声,他狂笑了两声,抬眼望向刚刚赶到的周凛然,周凛然也望着丹轩,二人在马上遥遥相望,就像是比赛刚开始的时候一般!这场马球赛确实是一场英雄之战!

皇帝诸葛飞隐藏在袖口里的手猛地摁住龙座,牙齿却咬得嘎吱作响,到底如何才能遏制这位丹家后人的崛起之势呢?如今诸葛飞的脸已经被打得生疼,他当初没有选择丹轩当驸马恐怕现在在皇城之中已经沦为彻彻底底的笑柄!这对一向自认为自己是明君的诸葛飞来说,简直就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从皇帝诸葛飞脸上收回目光,凌瑶公主神色复杂地望向了丹轩,看着那个少年骑在骏马上的身姿,她平心而论,此时的丹轩确实极帅,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的自信让凌瑶公主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这个少年还是当初对自己做猥亵之事的那个无耻之徒吗?凌瑶公主想起三个月前,丹轩与上官玉在国子学院的大战那天,在笑九楼上,国子学院的老校长上官一飞曾经问过自己对于丹轩的看法,然而,凌瑶公主记得自己却只说过一句话:长得还不错!

这句“长得还不错”引发了国子学院一干讲师共同的笑声,凌瑶当时还不以为然,谁也没有想到,短短三个月时间,丹轩竟然做出这么多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现在凌瑶自己想到当时的那一句“长得还不错”,心中总会生气好笑的感觉,一股浓浓的嘲笑的味道。

药族族长丹青与器族族长周世雄阴冷地对望一眼,均是冷哼一身移开目光。

周菲菲深深望了一眼球场上英姿飒爽的丹轩,微微眯起了眼睛,直觉告诉他,这个丹轩不简单,能够一接触马球便能有这般表现,至少说明了三点:点,他骑术自来极好;第二点,他拥有着较好的刀术;第三点,他悟性惊人!只此三点,周菲菲便已经知道,这个丹轩不是当年传闻的那般废物不堪,说不定他还是个天才呢,就是不是实力怎么样,应该也是灵师了吧?

球场上,丹轩骑着马缓缓朝着周凛然走去,周凛然一直阴冷地盯着丹轩,眼里的怒火像是要烧死丹轩一般。

丹轩骑马来到周凛然身前,轻蔑一笑,说道:“姓周的,哦,不对不对,你是不是说要跟我姓来着,丹凛然?这个名字真够难听的!”

望着丹轩唇角噙着的嘲笑,周凛然牙根直咬,只想一巴掌把丹轩拍死!

见周凛然只是盯着自己看,丹轩轻哼一声,摇了摇头,驱马越过他,待到他身边的时候,丹轩勒马顿住,用余光扫着周凛然,淡淡说道:“不过是马球而已,不过是以刀法演变杆法而已,本少从来就不欠缺举一反三的能力,所以说,你输给本少一次不冤,本少先前不也输给你一次吗?别板着一张脸跟谁欠你钱似的,拿得起放得下才是真男人!”

丹轩一句说完,便轻轻一夹骏马,与周凛然交错而过!

周凛然猛地大吼一声,强压愤怒,手中的球杆猛地戳向草地上,只听见咔擦一声,球杆竟然折断了!足见周凛然此时的愤怒!

球场的另一端,上官玉缓缓骑马而来,在丹轩面前勒住马匹,说道:“我决定了,以后只与你做朋友,绝不与你做敌人!”

丹轩微感诧异,戏谑道:“什么意思?”

上官玉无奈耸了耸肩,说道:“我做过你的敌人,自然知道做你的敌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我还是和你做朋友吧,总比没有好下场来的舒服吧!”

丹轩哈哈大笑,对着上官玉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有见地,年轻人,你的未来很广阔啊!”

丹轩用了别人曾经形容他的话,只觉得十分适合此时的场景。

上官玉闻言也哈哈大笑,说道:“那是自然,跟你比起来我可能连根草都不如,但是在这皇城人的心目中,我上官玉依然是皇城之中的玉公子,多少女孩在后面追呢!”

丹轩鄙夷地白了一眼上官玉,却是没有再出言讽刺!

上官玉瞥了一眼挂在看台上的三柄四阶玄剑,说道:“怎么办呢,一比一,是个平手,总不能两人共用一把玄剑吧?”

丹轩闻声望去,明白了上官玉话中的意思。诸葛飞的意思是比赛胜的一方可以得到四阶玄剑,然而结果却是平手,这究竟该如何处理呢?说心里话,丹轩对于那柄通体黝黑的重剑确实有些喜欢,要是就让他放弃了,他还真有点舍不得!

然而就在此时,看台上突然响起了安公公尖细的声音:“传圣山口谕,本次马球比赛以平局结束,双方分别再进行一对一的比武,得胜一方获得四阶玄剑!”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

丹轩锥子一般的目光猛然射向诸葛飞,心中泛起一丝阴狠,这个皇帝难道与我有仇不成,三番五次刁难我,这次这般安排,明显又是针对自己,明知道周家的周世雄和周义都是灵卫,这明摆着想让我认输,不想给我玄剑!

丹轩咬了咬牙,眸子渐渐眯了起来。

感受到丹轩身上渐渐散发出的阴冷,上官玉轻轻拍了丹轩一下,安慰道:“既然圣上不想让你拿走玄剑,我们就只能认命,不就是一柄玄器……”

然而上官玉的话还没说完,丹轩却是轻哼一声,收回望向诸葛飞的目光,淡淡道:“不就是想让我认输吗?小爷我偏不!”

“你……不……认输……啊?”上官玉满脸震惊地望着丹轩。

江西治疗阳痿费用

雅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广安好的白癜风医院

江西治疗阳痿医院

延安癫痫病

椎动脉硬化的症状

治疗动脉硬化的药

动脉硬化mra是什么意思

脑动脉硬化是什么意思

鲁南欣康的优势

吃什么可以不拉稀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稀

肚子受凉了拉水

灯盏花是中药吗

灯盏花提取物的功效

灯盏花有什么特性

灯盏花有效成分

低头族肩颈背肌肉酸痛

跌打活血化瘀中成外用药

筋骨疼痛使用哪种药油好

跌打损伤的应急处理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云南生物谷
云南生物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