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龙腾巅峰第九十二章沼泽之地

2020/01/25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龙腾巅峰 第九十二章 沼泽之地赵颖儿呵斥道:“我已经说了,龙飞宇的命在我手上,我们还是赶紧去找到通往第四层的道路,否则的话,我们上不去

龙腾巅峰 第九十二章 沼泽之地

赵颖儿呵斥道:“我已经说了,龙飞宇的命在我手上,我们还是赶紧去找到通往第四层的道路,否则的话,我们上不去也下不去,别说是找到传承,命也得搭在这里,”

赵颖儿说着,往左侧的方向走了,那个位置,很有可能就是通向第四层的关键,

一路之上,血气弥漫,

十个人跟龙飞宇和南宫璃沫的遭遇一模一样,一路上被许多妖兽攻击,包围,这片空间的妖兽,好像根本就沒有完似的,被龙飞宇在前先杀掉了那么多,现在依旧还有许多,

十个人一路走了一天,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白狼,

而这只狼,看上去实力起码有尊级的修为,

赵颖儿的面色有些凝重,一路走來所遇到的妖兽,最高也是皇级了不起了,现在竟然出现了尊级的妖兽,

第四层,

藤蔓纷飞,

黑色的毁灭剑和南宫璃沫手中的飘雪凝冰扇均是挥舞着,光芒交织其中散发着强大的威力,

而周围的藤蔓,也已经化作了一段一段,

龙飞宇的神色一松,轻轻的收起了毁灭剑,道:“这片空间,好像和第三层沒有多大区别,所以,我们如果要上到第五层,就应该要找到这片空间中最核心的怪物杀死,”

南宫璃沫轻笑了一声,虽然此刻作男子打扮,不过,她看起來依旧是绝色,有一种说不尽的美感,

龙飞宇看着南宫璃沫那诱人的眼睛,却是听见南宫璃沫悠悠说道:“嗯……不管怎么说,我听你的,”

龙飞宇点点头:“既然避免不了战斗,我们就往前走吧,茫茫的空间,皆是沼泽,还真是让人沒有目标啊,”

沼泽空间之中,光线并不是很明亮,

阴暗,仿佛还有阵阵哀悼从中传出,龙飞宇和南宫璃沫行走的时候,不得不使用身法,才能够使自己的身体不陷入沼泽之中,

龙飞宇的眼中带着一抹坚毅,朝着自己的前方走着,不管这片空间多么的宽广,总是会有破解之法的,否则的话,这个塔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走了一天之后,依旧是茫茫的沼泽,

沼泽之中,会时不时的钻出一些植物,那些植物皆是修炼成精的妖兽,但是实力并不算高,似乎他们的出现,就只是为了削弱龙飞宇和南宫璃沫的实力而已,

不管前路多么迷茫,南宫璃沫的嘴角,始终是挂着淡淡的微笑,这样的独处,沒有其他,好像就是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一样,龙飞宇的眼神中,似乎沒有出现过绝望,他的脸庞,已经渐渐的从当年的开朗的笑,变成了时不时带着的冷峻之意,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需要迫使龙飞宇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才会让他的内心,越发的强大,

南宫璃沫淡淡的想着,

上天,并沒有让这份漫无边际的旅行继续,沼泽过后,龙飞宇终于看到了一块陆地,

或者说,沼泽上的孤岛,

“有奇怪,我们走过去看一看,”龙飞宇道,

踏上陆地,脚踏实地的安稳感觉传了过來,

“吼,”忽然传來巨大的怒吼,

“那是什么,”南宫璃沫指了指陆地中央,

龙飞宇的星眸一缩,

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庞大的身影,不断的在挣扎着,而它身上恐怖的威势覆盖了整个陆地,龙飞宇几乎已经不能够估计它的真实实力,究竟是怎么样的了,

尊级,

不,可能比尊级更加恐怖,

空气中有压抑感愈发的浓郁,

压抑之中,仿佛附加着死亡的气息,

“反常之处,往往就是问題的关键,有很大的可能,通往第五层的阶梯,就在那里,”龙飞宇的表情平淡,转身过去正视着南宫璃沫:“南宫小妹妹,陆地中央的妖兽实力很强大,比我看到过的任意一只妖兽都要强大,我们很有可能死,你真的愿意陪我吗,”

龙飞宇的眼眸中,一抹感情几欲喷薄而出,却又迅速的深深隐藏了起來,

南宫璃沫却是毫不在意的吐吐舌头:“不要叫我小妹妹,”

龙飞宇的嘴角一咧,加快了速度朝着前方走去,要知道,后方还有赵颖儿这个魂皇紧紧的相随,前方虽然有凶险,不过,不面对凶险,就要面对赵颖儿,

所以,要速度,

“吼啊,”距离那身躯庞大的妖兽,还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这个距离,完全可以做到转瞬即至,那妖兽庞大的身躯,也已经转过身來,一双眼睛赤红,仿佛是燃烧着剧烈的火焰,看着龙飞宇和南宫璃沫两个人,

“吼啊,”一声吼叫,似乎令整个空间都在颤抖着,

那一只妖兽,体型巨大,十丈高的身躯,令人望而生畏,若是胆小一点的,看到它的十丈的身躯就有可能尿裤子,而那妖兽体型如一棵树木,表面之上亦是无数的皱着,无数只粗大的腿仿佛就是树根一般,

这是一个树精,

“吼啊,”那妖兽有些狂躁,

龙飞宇又岂是如此容易害怕的人,

在那妖兽猩红如火的眼神瞪着他的时候,龙飞宇带着霸气的星眸,,

也是看向了那妖兽,

“吼啊,”

“我知道,你会说话,应该怎么叫你,”龙飞宇的声音,相比起那庞大妖兽的巨吼,显得很是渺小,但是声音中却是丝毫沒有害怕,

而南宫璃沫,也是一点都不害怕,依旧是有些俏皮的模样,似乎根本就沒有将这庞大的妖兽放在眼中,

“吼,人,类,”那妖兽的声音嘶哑,仿佛带着无尽的恨意,

声音之大,让整个陆地,都在颤抖,

“人类,到底怎么回事,”龙飞宇挺直了腰,站在硕大的妖兽面前,仿佛一叶扁舟对抗茫茫的大海,

“吼啊,吼啊,我树中圣,不是你们可以打败的,”那妖兽的无数只脚不断的抖动着,似乎非常的愤怒,

“树中圣,”龙飞宇轻声道,

果然,是以树成精,成就一身的强横实力,

龙飞宇心思急转,连忙道:“树中圣前辈,请您先息怒,我想,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吼,”树中圣的嘴中怒吼,眼神快要喷出火來:“误会,有什么误会,你们人类,沒有一个好人,想要进入第五层,來杀掉我吧,多少个人,已经死在我的脚下,可我,依旧是不泄愤,”

树中圣怒吼,

“前辈,我们真的沒有恶意,如果我们进入第五层,会给你带來困扰的话,我们宁愿不上,”龙飞宇斩钉截铁道,

“哦,有许多人都曾经向你一样说过这样的话,而且,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树中圣的声音中依旧是充满了愤怒,

“既然你那么恨人类,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龙飞宇的剑眉一挑,铿锵道,

“同样,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说这句话的人,”树中圣的口气中带着肯定,它,是历史的见证者,

树中圣声音嘶哑的开口道:“你可知道,你踏足的这片陆地,是怎么來的吗,呵呵呵呵……”

龙飞宇的剑眉竖起,好像自己说过的话,都曾经有人说过,毕竟,万年的时光,是多么的漫长,而且万年之前,或许树中圣就已经被困在这里了,

“那么,树中圣前辈,这片陆地是怎么來的,”龙飞宇问道,

“这片陆地,是由我杀的人类的骨灰堆砌而成的啊,”树中圣冷然道:“我知道你想上到第五层,我可以告诉你,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击败我,”

树中圣那庞大的脸上充满了树的皱褶,冷笑着,

“第二种方法,很简单,杀掉你的同伴,我可以让你进入第五层,”树中圣冷笑连连,几乎所有的人类,都选择了这一条道路,

“既然这样,那么……就第一种吧,前辈,我只是击败你,不想杀害你,毕竟,你一开始也沒有想要杀害我们,”龙飞宇道,

不过,龙飞宇心中却很清楚,树中圣之所以沒有杀他们,是因为实力不够,

而“只想击败你”,不是真的只想击败树中圣,同样,也是因为实力不够,

“此后,脚下的大陆,又将厚实一分,”树中圣感觉,眼前这个人,好像与之前的人都不一样,可是,不一样在哪里却又说不出來,但是纵使如此,树中圣依旧是十分有把握杀死他们两个人,

就像是一个人,即使感觉到一只蚂蚁与其他的蚂蚁都不同,但是,还是十分有把握捏死那只蚂蚁,

龙飞宇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黑漆漆的剑,这把剑黑得沒有任何的光彩,仿佛是死去了一般,

剑握在龙飞宇的手中,如此平淡,如此的不起眼,

龙飞宇的身躯,却又是挺直了一分,

“一把死剑,”树中圣嗤笑:“你们人类,不过是越來越差劲了,”

“这的确是一把死剑,”龙飞宇的声音很是平淡:“它死去,不是因为我的能力不足,而是因为,我的善意,”

龙飞宇的手中,毁灭剑亮起了一丝的白芒,

“狗屁的善意,”树中圣的声音忽然再一次拔高,声音之大,地动山摇,

树中圣的眼神中,愤怒之色忽然恢复,而且,更加的旺盛,

定边县人民医院
合肥长淮医院评价
西宁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宁波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怀化男科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