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十界主宰第425章来龙去脉

2020/01/26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十界主宰 第425章 来龙去脉“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曹南走到苏远身边,和他一同望向无上仙域,说道,“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无上宗,但那毕

十界主宰 第425章 来龙去脉

“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曹南走到苏远身边,和他一同望向无上仙域,说道,“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无上宗,但那毕竟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你要把它给毁了,总要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吧。”

苏远笑了下,道:“当然,如果到时候他们愿意自动交出东皇钟所有碎片的话,我也是可以不拆你老家的。”

曹南冷冷看了苏远一眼,道:“等于拥有那个实力的时候,再来和他们谈这件事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苦苦找寻东皇钟,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苏远道:“为了什么?说实话,东皇钟的真正作用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佛宗还是无上宗的做法,都是在玷污东皇钟,用‘暴敛天物’这四个字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曹南眉头微皱,道:“可就连这两大门宗都没能发掘出东皇钟的真正力量,你又凭什么认为,在你手上就不会是暴敛天物?”

苏远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啊……可就说来话长了,等将来有机会,你自会明白。”

曹南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家伙,永远都是神秘兮兮的,让人琢磨不透。那我想问问,你带着大半个凌风门的弟子,接下来又有什么打算?这个你总可以现在告诉我了吧。”

苏远闻言,便有些愁了起来,道:“这么一大堆人,的确是有些麻烦啊。可我又不想自立门户,随便成立个小门宗去敷衍他们,你说该怎么办呢?”

曹南冷哼一声,道:“你才是他们的门主,这个得由你自己去想。”

苏远说道:“我在计划入狱杀人这些事情的时候,的确没把他们算在计划之内,更别说什么将来的打算了。”

曹南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脸色微沉,问道:“那你在计划这件事的时候,可有把我师傅算计在其中?”

苏远闻言一愣,道:“虽然这件事最后是由大长老出面,才得以解决的,但我在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没把这一点算进去。”

曹南不解地问道:“如果你没有算计这一点的话,那你最后的倚仗是什么?你就真不怕我父亲动手杀了你?”

苏远最后的倚仗是什么?其实是陈庆。

那天晚上,当苏远把自己的计划告诉陈庆之后,骨子里也带有疯子血液的陈庆,听完后便大感兴奋,并让苏远放手去做,一旦发生危机情况,到了最后生死关头,捏碎黑曜石令牌,他便会出面营救。

虽然苏远也有些想不明白,若真到了紧要关头,陈庆首领怎么去突破无上仙域的重重禁制,进入门宗内施加营救,但出于信任,苏远还是放手去做了。

结果还没到那个时候,大长老就现身了,所以苏远自然也就不用再去捏碎那黑曜石令牌了。

不过,如今苏远回头一想,虽然他自己本意没有去算计大长老,可说不定这就是陈庆首领的算计所在,他就是算准了大长老会挺身而出,所以才敢让苏远放手去做。

所谓的捏碎黑曜石令牌,他就会出面营救,也许只是个幌子罢了,为的就是让苏远免去那份算计自己人的心理负罪感。

一想至此,苏远不禁打了个寒碜,因为若真是如此的话,那陈庆首领的心计谋略,可就真是太可怕了,乃是名副其实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但话又说回来,陈庆能在九天仙界这么多门宗的眼皮底下,建立起鲤鱼这样庞大的黑暗组织,必然是拥有过人智谋的。

可对于曹南的问话,苏远就有些难以回答了,因为不管是他自己算计的,还是陈庆首领帮他暗中算计的,终究还是把大长老拖进了这滩浑水之中,这是无可辩解的事实。

沉默许久后,苏远才说道:“我这个人身上的确有很多秘密,从身怀异兽之力,到莫名其妙地找来一些神秘的帮手,这些都是常人所难以理解的。

你刚才问我最后的倚仗是什么,我只能告诉你,那和我的那些神秘帮手有关,再多的,也不能说了。”

曹南问道:“看来……你的那些神秘帮手,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啊,竟是敢让你去直面无上宗宗主的杀心?但你知道,我真正关心的不是这个。”

苏远道:“你是担心我将来有朝一日,会不会也把你给算计进去?”

曹南说道:“如果你这次算计了我师傅,将来难保不会算计到我身上来。”

苏远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我苏远为了达到目标,可以坚持不懈,永不言弃,也可以用尽所有的手段,但绝不会伤害身边的人,这其中当然包括了你。”

曹南说道:“但愿如此,我也不希望我唯一的朋友,会让我感到失望。”

苏远笑了起来,说道:“还是说回刚才的那件事,一个月之后,各大门宗将要展开关于异兽的会议,地点是古叶寺。以我决定,还是先带他们到古叶寺附近驻留下来,一切等会议结束后再说,说不定在铲除异兽余孽的行动上,我凌风门的这些弟子,还能派得上用场呢?”

曹南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除了去参加会议之外,你还能再去打听一下关于东皇钟的事情,可能不用劈开无上仙域,也有将东皇钟碎片取出来的方法。”

苏远眉头微皱,道:“当初我的确怀疑东皇钟和古叶寺有所联系,但后来明通大师圆寂之后,我也没再去问了,那些弟子就算知道,也应该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曹南道:“不用怀疑,的确是有所联系。”

“此话怎讲?”

“古叶寺虽是五大巨头仙宗之一,但其崛起经历,却和天武宗差不多,属于是后起之秀,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苏远摇摇头,对于这个门宗,他的确是了解甚少。

曹南道:“因为古叶寺所传承的门宗根基,正是当年佛宗所遗留下来的那些东西。当时的佛宗鼎盛之极,在九天仙界各处都有设有分寺,虽然本宗被镇狱仙宗击溃,分寺也是难逃浩劫,但总是有漏之鱼的。

后来镇狱仙宗被灭宗之后,那些幸存下来的僧侣,才重新凝聚在了一起,建立了古叶寺,慢慢崛起于九天仙界。”

苏远恍然大悟,欢喜地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我看到的那个幻境,是真的确有其事啊!”

“幻境?什么幻境?”

“关于东皇钟的幻境。既然古叶寺拥有佛宗的传承,那肯定记载有关于东皇钟的事情,这次古叶寺之行,还真是非去不可了!”

下了如此决定后,苏远一行人便驾驶着飞舟,风风火火地向古叶寺而去。

离开了无上宗,还调查到了关于东皇钟的所有来龙去脉,苏远感到极为心满意足。

不过其中最为开心的,还是小黑,因为他从今往后,都不用再偷偷摸摸地夜里出去调查了,可以安安心心地睡觉,甚至也不用再隐瞒身份,可以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一众凌风门弟子得知小黑是不死奇妖后,都感到很是好奇,围着他要试一试是不是真的不死之身。

修为境界低弱无比的小黑,只有拼命逃窜的份,苏远也懒得去管他,这让它不禁感慨,自己是刚刚出了虎穴,如今又陷入狼窝里面来了。

而就在苏远在一旁抱着膀子看好戏的时候,突然感知到戒指中的青鸾洞天石,出现了异动,于是便连忙回到自己的房间,钻入洞天之内。

刚一进去,他就看到了邱莫莫。

两人好久不见,却也是来不及寒暄,苏远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邱莫莫道:“我也刚进来,应该是苏鹊桥搞的鬼吧。”

“她天天都在这里面修炼,还能搞什么鬼?该不会……是修炼途中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此言一出,两人便快步向内走去,紧张至极。

就在他们刚走出去没几步的时候,就见这海天一线、风平浪静的青鸾洞天之内,骤然惊起一袭狂风,将海水席卷而起,形成骤雨之势。

而这天地暴怒般的狂风暴雨之中,正坐着一个小女孩,正是苏鹊桥。

只见她正双目紧闭,盘膝而坐,周身元力起伏不定,波动异常。

苏鹊桥在青鸾洞天中出生,也在青鸾洞天中修炼,早已和这片天地形成了某种天然联系,甚至不亚于苏远和邱莫莫这两个洞天主人。这一系列的诡异变动,自然也就是因她而起。

但其真正的缘由,却不是苏远所猜测的那样,而是武道天赋异常惊人的她,从重获新生到现在,不过才一年多时间,却马上就要突破仙师境界了。

泉州儿童医院怎么样
山西省眼科医院预约挂号
海南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湖北治疗早泄医院
韶关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