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贩罪 第二十九章 陷阱

2019/12/05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贩罪 第二十九章 陷阱二十分钟后,二号仓库中。茶仙和季承带领着HL的一支行动小队直接冲了进去,虽然拿着突击步枪的队员们都按照正常的

贩罪 第二十九章 陷阱

二十分钟后,二号仓库中。

茶仙和季承带领着HL的一支行动小队直接冲了进去,虽然拿着突击步枪的队员们都按照正常的流程互相掩护搜索着前进,但茶仙却是表现得不以为然,似乎他早就知道仓库里不会有埋伏。

“长官,这里通往地下室。”一名队员报告道,他没有擅自进去,而是守在门口,用枪警惕地指着那个入口。

茶仙走到那儿,貌似是准备进去了,但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又转过身来,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季承:“能不能告诉我,这里面有什么?”

季承露出莫名的神情:“有什么?是人质吧,您刚才不是推断人质被拘禁在这儿吗?”

“是吗,那你独自进去,把人质带出来吧。”茶仙道。

季承闻言,沉默了几秒,忽然摆出了另一张面孔,那表情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说话的声音和语气也变得木讷:“名不虚传,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

…………

当天上午,大约五小时前。

火箭筒击中监控车后,季承从车里拖出了几名手下,朝对讲机下达了几个命令,将现场指挥权交给了突击队的几名指挥官,然后从怀里掏出枪来,冲进了李维所在的大厦中。

他直奔电梯,准备向着顶楼去。大约三十秒后,电梯的门开了,里面没有人,他走了进去,按下了的楼层。

等待总是让人焦躁,季承盯着电梯显示屏上那逐渐增加的楼层数字,忽然,那数字不再是数字了,转而变成了各种扭曲的图案,似乎是人的脸,又像是某种绚丽诡异的花纹。

季承摇了摇头,紧闭双眼再次睁开,可电梯内却在此刻突然变得一片漆黑,而且停止了上升。季承感到了危险,一定是有人搞鬼,不过他好歹是并级的能力者,只是被困电梯而已,他有的是解决办法。摸索着找到了电梯的门,双臂向两侧使力将其分开,很快光线就照了进来,他的运气似乎不错,电梯没有停在两层楼之间,而是正好停在了某一层。

可是,正当他的双手还在掰门的时候,从电梯门的缝隙中,忽然探进了一条胳膊,手持一支注射枪,朝季承的脖子上扎了一针,一管绿色的液体从注射枪上的试管全部流入了季承的静脉中。

…………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并不是季承的。”冒牌货问道。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茶仙回道。

“理由呢?”

“季承确实没有和我见过面,但他几天前就知道我会来,难道这几天的时间里,他连我的影像资料都不去查一下吗?我可是事先查过他了,这是一个办事很周到很有能力的人,任何事情都会事先做好功课,至少心中有数,他绝不会在眼见到我时,问出像‘请问这位长官是?’这种问题的。”

“眼就知道我是假冒的,却又不动声色,真是让人心里发毛啊……而且还若无其事地破解了老板的谜题,一路找到此处。”冒牌货道:“我倒是很有兴趣,你到底还知道多少。”

茶仙道:“我知道地下室里有一个陷阱,这就足够了。表面上这个游戏是和李维在玩,但天一真正要算计的对手,是我。他故意通过视频的方式进行次联络,还允许李维让HL的人介入,目的是让自己的身份尽快被确认,从而引我入局。

他在那次通话中直接就对李维说了‘你们这种人实在太低级了,仅仅是望着你的脸都令我作呕’,‘你过去见过的犯罪都太庸俗了,而你的想象力也太过于狭隘,等你完成我所有的命题以后,也许就能初窥我所在的世界了’。这些话里流露出的厌恶和不耐烦,说明他简直就是迫不及待地等待着我的出现。

而明显的提示就是那些谜题,他倒着给地址,就是要等我到达后,将我引到这个仓库来。从实际情况来看,在我来以前,确实没有人破译了那些东西。天一根本不会给出对方解不开的谜题,他没必要做这种毫无意义耍小聪明的事情。所以,他的这些信息,从一开始,就是留给我的。”

“看来你是不会走进那个地下室里了。”冒牌货说道:“好在,老板还有后备计划。”

“这个所谓的后备计划,难道是让你独自一人杀出重围吗?”茶仙道。

两人对话至此,周围的HL行动队员也大致明白了,虽然不太了解细节,总之,这个季长官貌似是假冒的,此刻,仓库中几十把枪上瞄准器的红点已经移到了假季承的身上。

茶仙又道:“你肯定不是暗水,他对天一的称呼不同,而且他的行动完全按照天一的意志,又有所谓的吞噬能力,他不会在细节上犯下暴露身份的错误。而在外貌和声音上模仿一个人到这种地步,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这就是你的能力,依我看,你应该是纸级能力者,我劝你投降与我们合作,负隅顽抗是很危险的。”

“不,我很安全,危险的是你。”冒牌货道;“我的使命就是在电梯里替换掉真正的季承,接下来在李维那个草包面前演几出戏,接着我就没用了。你别忘了,今天是你找到我,让我跟着你一起来的,我本就没有陪同你一起到这儿来的使命。原本我待在HL的分部里继续演,只是姑且想看看情况的发展罢了,如果你自己踏入陷阱,我过几个小时就会人间蒸发。”

茶仙道:“你的话有些前后矛盾,如果你是想说,自己完成使命后死也无妨,那你此刻何来的安全,再者,即便你不怕死,也威胁不到我。”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冒牌货忽然发出了十分鬼畜的笑声,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切。

他的脸突然变成了木偶一般,下巴像滑盖一样朝下滑开,喉咙里伸出一支机关枪的枪管,枪口突突突突地窜出火苗,他的脖子也伸长了几许,整个头三百六十度旋转起来,对着周围一圈圈地扫射。

行动队员们虽说是有所防备,率先开火,但他们的火力打在这个定点旋转机枪炮台的身上,只会溅起些火花罢了,而对方的机枪火力却是凶猛异常,一时间仓库里一片狼藉,HL的人手死伤无数。

茶仙在躲过了近距离的波射击后,重整姿态,一挥胳膊,一股无形之风刃便将那个机关枪旋转头从身体上削了下来,滚落在地。纵使他出手不慢,但那个头也已经飞速地扫了两圈有余。

他叹了口气,走到那个无头的身体前,看了看断裂的脖子处,喃喃道:“内部没有生物部分,不是改造人……居然是个遥控机器人吗……原来如此

,那他的话就解释得通了。”他念及此处,忽然又有一个念头闪过脑海:“我很安全,危险的是你……”

“不对,天一的所谓危险,不可能只是这样而已。”

茶仙猛然回头暴喝;“所有人!快到地下室里去!快!”

可惜,他的话还是晚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眼中,只看到了一片白色的光芒,大部分人连那一声轰然巨响都没能听见。爆炸的冲击波冲天而起,整个仓库被夷为平地,在爆炸发生的秒,仓库内那些HL士兵们的内脏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震碎,尸体、身上的衣物,甚至那些金属装备,皆是被高温的火焰焚成了灰烬。

直到两天后,这块地方上空的气温还比周围要高一些,天空中连云彩都结不起来,在那一片废墟中,只剩下一样东西。

那是个大约十几平方米的长方形铁屋,埋在地下,只有一个入口,事后经鉴定,这间地下室是净合金打造,因此才能在上方仓库遭遇毁灭性打击时,仍然没有损坏,假如仓库中的人躲到这下面,便能从爆炸中生还下来。

北京有哪些IMCC医院
白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牛皮癣医院
上海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好的妇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