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白 妖

2019/09/14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摘要:彬彬在做梦:一只纤细的手在敲门,这只手像纸一样白。彬彬不知道他怎么会看见门外那只手,可就是看见了。他很想知道敲门的是谁,于是就看见了一

摘要:彬彬在做梦:一只纤细的手在敲门,这只手像纸一样白。彬彬不知道他怎么会看见门外那只手,可就是看见了。他很想知道敲门的是谁,于是就看见了一张脸,这张脸很像同学巧巧,可巧巧的脸没有这样白,就像家里刚粉刷过的墙壁,还有头发,简直像雪,似乎这个人来自南极。 彬彬在做梦:一只纤细的手在敲门,这只手像纸一样白。彬彬不知道他怎么会看见门外那只手,可就是看见了。他很想知道敲门的是谁,于是就看见了一张脸,这张脸很像同学巧巧,可巧巧的脸没有这样白,就像家里刚粉刷过的墙壁,还有头发,简直像雪,似乎这个人来自南极。
凌小小也在做梦:同学巧巧约他去图书馆,大概走错了路,转了几个圈子也没到。巧巧来了脾气,一屁股坐到路边的台阶上不走了,凌小小只好陪着坐下,他发现巧巧手里捏着一根线,一根白色的闪着银光的线,他问巧巧,你手里的线是干什么用的?巧巧说,这根线就是一把锁,被这根线锁住的人会永远听我的。巧巧手指轻捻,手里的线便蛇一般地扭动,巧巧停止捻动,手里的线便笔直地伸向前方,成了一根细长的针,看着很诡异。
彬彬还在梦中:雪一样白的头发遮住了墙一样白的脸,一个声音说,你走进教室的时候特亮、坐到书桌前的时候特雅、回答问题的时候特脆、沉思的时候特酷、跟同学笑闹的时候特爽、生气的时候特凶……彬彬对这些话特熟,因为是他写给巧巧的,门外这个“南极人”怎么知道?
凌小小还在梦中:巧巧说,想得到好东西就要先下手,这是我奶奶告诉我的,你就是个好东西。凌小小看见自己满脸的尴尬(不知道怎么看见的),他说,高中还没毕业,不该谈论这问题。巧巧手里的线在抖动,她说,爱情也像赶航班,需要预定,不给薇薇机会,上大学后还不定出现多少个薇薇,我不想在出行的当天到售票口去碰运气。凌小小无话可说,他看见自己在苦笑。
彬彬还在梦中:雪一样的头发隐去了,声音也变得遥远而若断若续,我快乐,因为常听到你的声音,我忧伤,因为这声音不属于我自己……这也是彬彬写给巧巧的话,只有他和巧巧知道,听声音也是巧巧,他伸手拧开门,于是,他又看见了纸一样白的手、墙一样白的脸、雪一样白的头发。是巧巧吗?只有脸像,他很怀疑。他突然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面前这人没有身体!吓得他暴退两步,全身的汗毛孔都比平时张大了十倍。
凌小小还在梦中:巧巧说,其实台阶上面就是图书馆,但你看不见。凌小小转身,后面真是图书馆,看得见。他站起来往回走,失去了进图书馆的兴趣。巧巧拦住他说,现在你该听我的。凌小小绕开巧巧往回跑,巧巧手中的线伸出,蛇一般地向凌小小胸前卷来,钩住了衬衫上的一个扣子。他用力一挣,扣子掉了,落地之后变得很大,像车轮一样顺着马路向前滚去……他看见巧巧惊讶与痛苦的表情,也看见了自己脸上的惊愕。
彬彬醒了,发现自己拧开的不是门而是靠床的窗户,纸一样白的手在窗外向他虚抓,他已经退到了床边,还想退到床下去,可身体却不争气地缓缓向窗口挪动……
凌小小醒了,发现自己是趴在家里的书桌上睡着了,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坐起来向胸前摸去,衬衣上的第二个扣子不见了,他披上外衣就往外跑,必须到图书馆那一带寻找,他认为这个扣子很重要。
下楼跑上马路,凌小小拦了一辆出租,司机问,去哪?凌小小心里想的是那个纽扣,嘴里说的却是彬彬家。
彬彬想喊叫却叫不出声来,纸一样白的手在向他召唤,在牵引他迈出窗户,他记起自己家住的是五楼,迈出窗户非摔的头破血流不可,可是很像巧巧这个“南极人”怎么就能站在窗外?她没有身体,靠什么支撑这么高?彬彬想不通,也没时间去想了,感觉脚下一虚,凌空一个跟头向下摔去,终于喊出声来,他很遗憾,因为只喊出了一个字,一个无比凄厉恐怖的“啊——”
凌小小下了出租车,正听到了那声“啊——”,忙向窗下跑去。就见彬彬摔在一辆加长卡车上,卡车的车斗里装满了纸箱,将彬彬弹起——落下——又弹起——又落下,接着向车下滚来。凌小小正赶到车下,伸手去接……俩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彬彬妈呼天抢地的从楼上跑下来,彬彬说自己没事,彬彬妈却认为有事,打的送彬彬进了医院。

中午,彬彬就回了家,医院说没事,只是需要休息。
来探望彬彬的有十几个同学,听彬彬反复地讲那个怪梦,彬彬说:“说来真怪,梦中那个怪人除了白,长相和声音都像巧巧。”
巧巧说:“胡说!绝不是我,那时我正和小小在一起。”
薇薇细长的眼睛变圆了:“那时正是半夜,小小怎么可能跟你在一起?”
凌小小似乎又看见了自己脸上的尴尬,他说:“巧巧是说,那时她正在做梦,梦见和我一起去图书馆。”
巧巧:“是啊,后来我和小小争吵起来,我还扯掉了他衬衣上的一个扣子。”
薇薇的眼睛更圆了,她发现凌小小的衬衣上真的少了一个扣子。
巧巧的眼睛也瞪圆了,她也在看凌小小的衬衫:“好像梦与现实没有区别,我真的拥有过那把奇特的锁?”
凌小小:“你还有过一个白色的朋友,曾向她倾诉过心里的秘密。”
巧巧:“我没有白色的朋友,也不向朋友说自己的秘密……彬彬有白色的朋友,他喜欢白色的宠物。”
于是大家去看彬彬的宠物,书房里有笼养的白鼠和白鹦鹉,凌小小说:“白猫怎么不见了,我还被它抓破过胳膊。”
巧巧说:“我喜欢这只白鼠,它很坏,咬破过我的手指。”
薇薇说:“我不喜欢宠物,每天学习累得要死,哪有时间管它们。”
彬彬在喊凌小小:“今晚来跟我作伴吧,有点怕。”
凌小小答应了。

彬彬又在做梦,这次大概是个美梦,嘴角溢着笑。凌小小在看书,不想学彬彬的样子躺下做梦,不论恶梦还是美梦都可能误事。
日光灯突然熄灭,停电了吗?附近的窗子都是黑的,远处却还有灯火。
凌小小挨着彬彬躺到床上,翻开的书便扣在胸膛上,他没注意时间,估计已是午夜。
夜深人不静,城市的午夜仍然喧嚣,凌小小闭目放松,可以捕捉到成千上万种声响,夜生活不仅属于人类更属于那些非人类。
彬彬轻微的呼噜变得刺耳,呼吸开始急促,大概美梦变成了恶梦。
凌小小的呼吸也开始急促,感觉周围空气的质量发生了变化,明显缺氧。他该去把窗户打开,可是压在身上的那本书异常沉重,压得他动弹不得,他犯了个很要命的错误。
因为缺氧而头晕,因为重压而疲劳,附近又响起单调而持续不断的嘀哒声,很像某些影视剧里出现的古老挂钟,这声响能催人入梦。凌小小一动不动,大概睡着了。
催人入梦的嘀哒声仍在继续,床上的彬彬却站了起来,伸手拉开窗户,说:“是巧巧吗?为什么我只能看到你的脸,看不到你的身子?”
外面又是纸一样白的手墙一样白的脸雪一样白的头发,一个声音在说:“我的身子就躺在你的床上,你可以拿给我。”
彬彬低头,看见了凌小小,说:“他是我的同学……”
窗外的“巧巧”向彬彬招手:“拿过来吧!他就是我的身体。”
彬彬伸手去抓凌小小,刚碰到凌小小的身体,又把手缩了回去:“不不!他真是我的同学!”
窗外的声音变得遥远而断续:“你是……我的一半,我是……你的一半,有了你……我才是完整的自己……”这也是彬彬写给巧巧的。
彬彬急切地叫道:“等等!你的一半在这里!”他抓起凌小小向窗外扑去……
沉睡着的凌小小突然睁开了眼睛,伸左手扣住了窗框,右手一推,彬彬倒在了床上,接着回手抄住了胸前向下滑落的书向窗外打去。
窗外传来一声惨叫,有白影向远处飘去。
彬彬站了起来,不停地晃着脑袋,他说:“我刚才又见到了巧巧……”
凌小小和彬彬打着手电在窗下找了好久,那本打出去的书不见了,地上只有几滴血迹。

共 289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用一种意念昭示一种精神,一种存在人思维深处的精神活动,不像聊斋那样写实的笔法,作品描摹的是人类的思维,存在于冥冥中的人类思维活动,有一种另类的感觉,妖或者仙都是遥远的梦幻了。【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11-01- 1 18:06:06 小说用一种意念昭示一种精神,一种存在人思维深处的精神活动,不像聊斋那样写实的笔法,作品描摹的是人类的思维,存在于冥冥中的人类思维活动,有一种另类的感觉,妖或者仙都是遥远的梦幻了。如何消除小儿积食
什么牌子纸尿裤好用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脾虚的原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