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宁小闲御神录 第175章 第三件宝物

2020/05/22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宁小闲御神录 第175章 第三件宝物唉!脑仁儿疼啊!她该怎么办才好?天色已经大亮。有自信进“上天梯”一搏的,尽多耳聪目明之士,她再

宁小闲御神录 第175章 第三件宝物

唉!脑仁儿疼啊!她该怎么办才好?

天色已经大亮。有自信进“上天梯”一搏的,尽多耳聪目明之士,她再不能冒险从人家头上飞掠而过,只好绕大圈子。若是依着藏宝图的指引一步一步前进,身为半个路痴的她也许还能勉强找到方向。可是这么一绕……一个时辰之后,她悲催地发现自己迷路了!

最痛苦的是,现在太阳高悬在天空的正中央,根本没法为她指引方向!

他大爷的,本姑奶奶究竟走到哪里了?她望向来路,只觉得每棵树都长得一模一样,让她如何辨认?这个时候,她好怀念长天,甚至怀念穷奇,至少他俩从来不会迷路!

她急迫地需要一枚地盘、一具计时器,才好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和流逝的时间。没招儿了,她只好每跳过几棵树,就在树干上揭下树皮刻个记号,以防自己再走错。

一刻钟之后,她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与藏宝图上的提示相近的景物。此时她已远离了喧嚣的人群,站在一个小小的山洞前方。

这一片区域的地面,终于是干燥的了,高大的乔木落下金黄的树叶,铺了满地。这山洞就像个下凹的小坑,被无数年来的落叶填满,或许原本一眼望过去,根本看不出这小山洞的存在,因此才便宜了现在正在山洞里淘宝的这一群人。

这支队伍有五个成员,其中甚至有一名女子。进这秘境的女人当真不多,除了郝三娘之外,到目前为止这是她见过的第一个女人。这女人薄唇锐目,面貌倒不十分漂亮,但身着一袭刺绣拼花的百褶裙。前后均有围腰,手上佩着亮银镯子,颈上也戴着银饰,浑身的色彩当真非常鲜艳。

宁小闲望着她,总觉得有几分危险的感觉。有个木讷的男子,一动不动地站在她身侧,眼皮子二、三十秒都不眨一下。

这女人有古怪,她想。

她知道,现在不是抢宝的好时机,她最好趁着这帮人醉心于挖掘的时候悄悄离开。此时正是秘境的正午时分。她也不是个隐形人,在这满是高大乔木的开阔地带,连三岁小孩都能看清树上有没有人。

不过她该死的好奇心还是作祟了。就在底下这帮人欢呼了一声,并且山洞中有事物迎着阳光曝出一抹金黄的光芒时,天空中响起第三记玉磬的清响。

她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然后。她踏错了一根树枝。只听得“咔嚓”一声,嫩树叶被踩断的声音响起。

这动静虽然轻微。但落在底下这群神经始终紧绷的人耳中。不啻于一声惊雷!四个人,八只眼睛,连忙四下扫视,最后齐刷刷盯在了她的身上。只有神色木讷的男子,眼皮都未抬起。

“嗨,你们好。”她干笑一声。被抓了现行的同时。她正背对着这些人,一脚抬起,显然是正要落跑的经典造型。

那女人冷冷瞄了她一眼,低喝道:“拿下她!”

就有个身形瘦小的男子像狸猫一样窜了过来。伸手就抓。宁小闲脸色微红,顿时大怒,因为这家伙一出手就是袭胸而来,并且脸上还露出了十足的猥琐笑容。

她如今身手远非常人可比,于是也伸出手来。男子只觉得眼前伸过来一只白嫩嫩的小手,正惊疑这面皮黝黑的女人手掌怎会如此白净,小手却化作一记巴掌,狠狠扇在他脸上,硬是将他抽飞出两丈之外!

她这一下含怒出手,居然有这样震撼的效果,莫说场中人了,连她自己也大吃一惊。自师从哨子学搏命之术以来,她因自己体力单薄,对敌都喜欢以巧取胜,像这样正面对攻的机会很少出现。

原来这一个多月来,她的实力竟然有如此巨大的长进了么?看来长天说得对,这一路上她总拿自己和修士、大妖们相比,自然感觉不出进步来。但若放在这秘境里,却不惧于这些凡人了。

这男子本事也不错,被打飞出去之后稳住了身形,没有跌得太狼狈,但伸手抚了脸颊,已是渐渐红肿起来了。

这下子在同伴面前可挂不住,他怒气冲冲地正要再上前去,那花衣女人却瞪了他一眼道:“废物,急什么!”

“各位,我只是个路过打酱油的!”宁小闲抓住这个空档,向他们抱了抱拳,“我只求离去,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她赶时间,不想和这帮人动手。

花衣女人勾起了唇角,上前一步。她似是这支队伍的核心人物,既有了这一步动作,其他人也纷纷散开,将宁小闲所站的这棵树围在中间,只有那木讷男子还是站在花衣女身边一步未动。

看来这是没法子善了了。宁小闲叹了一口气,这真是越着急越出错。她轻轻落在地面上,

果然这花衣女人笑道:“小姑娘,既然来了,就留下别走了。”抬手一招,场中三个男人就握住兵器冲了上来。

宁小闲也不惧,轻轻巧巧闪过了一个粗布汉子的鬼头刀,又伸腿踢飞了猥琐男的武器,最后一个男人扑过来的时候,她在他肩膀上弓起足尖轻轻一点,跳出了这包围圈之外。

“莫再纠缠不清,各走各的阳关道还来得及!”她对这花衣女人说道。

结果场中人仿若未闻,仍然扑了上来。只有死人最能保密了,如果宁小闲身处另一支队伍中,也许他们还要惦量惦量。现在她就孤零零一个人,他们有什么好客气的?

这帮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么?她烦躁地叹了口气,从腰后取出獠牙,待对方又执武器攻来,她也不再客气,“当当”几声脆响,将这几人的武器都削成了两段。

獠牙的灵性虽然暂时被秘境隔离了,但它锋锐的特性仍然存在,这几人手里不过区区凡铁,如何能与它相比?

这来历不明的女人,手上居然拿着神兵利器!这支小队的人,眼睛顿时红了,猥琐男更是舐了舐唇,掩不住心中的激动。今天是个好日子,寻到一件宝物已经够幸运的,居然又有个呆头呆脑的女人送着神兵上门!这不收都对不起她了。

宁小闲眼看着这几人面无惊容,反倒涌起贪婪之色,心中不禁觉得好生古怪。若换了常人,自己武器被削断了,怎么着也要重新评估一下对手的本事吧?为何这几人老神在在,似乎她已是瓮中之鳖?

她的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若换了长天或哨子在此,恐怕已经提醒她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了,因为这只意味着对方还有杀手锏没用出来。

果然花衣女子冲着身边的木讷男人厉声喝道:“去!拿下她。”

这男人原本一直俯着首,现在听到她吩咐,瞬间抬起头冲上前来。他没用任何武器,赤手空拳打来,已经是劲风扑面。

宁小闲接了他一掌,只觉得一股沉沉的力道自对方手上传来,以她现在的气力,竟然应付起来都有些不适,不禁微微一惊,想不到这人其貌不扬,体型也只是中等而已,身躯中竟然还蕴着这般强大的力量。

这男人的招数虽然大开大阖、势大力沉,但打上几式之后,她就发现他的招数有些呆板,并且每一式的用力都十分均匀,像是精密地计算好了的,不似普通人那样灵动。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异界版的机器人么?”她心里暗自嘀咕。对手虽然诡异,但她也并不惧怕。

这男人刚好抬起头来,和宁小闲对了一眼。后者心里顿生毛骨悚然之意,因为这男人不仅眼神空洞冷漠,就连瞳孔都是完全扩散开来,一望进去有若黑洞,在这正午时分见到了,还是令人心中冒起一股寒气。再仔细看这人,全身的皮肤都是黄中带有微青,确实不似正常人。

“他不是活人!”她心中才闪过这丝明悟,在一旁观战的花衣女人见久战不下,早感不耐烦,嘬唇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这啸声方才响起,场中正在搏斗的男人眼珠子一动,突然放弃了手上所有招式,合身扑上。

他原本打得还极有章法,宁小闲也渐渐习惯了他的劲道,哪知道这人突然身形一顿,然后狠命扑上来,浑身的破绽都顾不得了,双手大张,就是一抱!

宁小闲大吃一惊,她终究是正面对敌经验不足,这一下走神居然被抱个正着。不过她手里还握着獠牙,此刻想也不想,双匕往前一送,就将这人的腹部捅了个对穿!

这是她第一次将人打成重伤,还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惨烈,就连她自己手中都忍不住一软。然而这男人口中发出一声长嚎,手上的力道不减反增,竟是将她反倒箍得更紧了五分!这还是她体质好,若换了个平常女人,全身的骨头此时都已被箍断了。

紧接着,这男子兀然张大了嘴,这张嘴的幅度已经超过了人类的极限,属于下颌骨“脱臼”的范畴了,然后恶狠狠地咬向她的脖子。她又羞又急,努力将头一偏,这一口就咬到了她的肩膀上。

有乌鳞甲傍身,这男子当然咬不破她的肌肤,却将她骇得几乎失神。(未完待续。。)

北京丰益医院任毅
藤黄健骨丸哪个牌子的好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萍乡治疗白癫风医院
许昌好的白癜风医院
重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云浮治疗白癜风方法
河池白癜风治疗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