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色字头上这把刀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春夜,一个烟雨朦胧的春夜。苏州,也就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此刻,就笼在这一片朦胧的烟雨中。烟雨中,苏州城里的夜色,显得昏暗而迷离。

春夜,一个烟雨朦胧的春夜。苏州,也就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此刻,就笼在这一片朦胧的烟雨中。烟雨中,苏州城里的夜色,显得昏暗而迷离。就在此刻,楚天慢慢地独自走在这个苏州城里的某一条巷子里。  楚天,是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上唇蓄着浓黑的短须。一身黑色的打扮——黑色的休闲T恤,黑色的笔挺长裤,黑色的锃亮皮鞋。左手拿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右手撑着一把黑伞。  这是一条又深又长的巷子。巷子中,就走着楚天一个人。在这细雨纷飞的春夜,巷子显得有些凄凉,凄凉中,又透着一些诡异。  楚天慢慢地走着,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忽然,楚天的身后,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楚天没有回头。也不知是想心事入神了,还是不屑回头一顾?  脚步声越来越近。“这位大哥,快……快来救救我!”一声急切的呼救声。楚天终于站住,转过了身子。急急奔过来的,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子,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这年轻女子站在楚天面前,神色间,俱是惊慌失措的狼狈。  楚天不由一愣,怔怔地打量着面前这位年轻女子。此时,雨虽细,但也不小。年轻女子气喘吁吁,湿漉的头发,紧贴着额头……  “大哥,帮帮我,后面,有人追我!”年轻女子的呼吸,略微平和了些。  “是吗?”楚天随即收回了打量的目光。  “大哥,不骗你的。”年轻女子余悸未消的望着身后。果然,远处很快又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年轻女子一声惊叫,急忙躲到了楚天的身后。  楚天此时,却恢复了平静。出奇的平静。平静地站着,平静地等待着追来的人。  远处,很快出现了两条人影,而且,越来越近。是两个面貌凶狠的男人。两人和楚天一样,也是一身黑色的打扮。这两个黑衣人,很快跑到了楚天面前,也看到了躲在楚天身后的那位年轻女子。  两个人差不多高,只是一个略微胖些。两个人的脸上挂满了水珠。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  楚天平静地看着这两个站在他面前的黑衣人,面色丝毫未变。倒是这两个男人,一看清楚天的模样,脸色顿时都变了!两张脸,都变得苍白如纸,变得就像楚天身后的那个年轻女子一样,变得惊慌失措!  这,又是怎么回事?  那胖一点的男人,哆嗦着嘴唇,颤声道:“楚老大,她……她是你的女人?”  “啊!……”听到楚老大三个字,楚天身后的那个年轻女子忽然悲呼一声,“扑通”晕倒在了地上。  那瘦一点的男人,更是吓呆了!  楚天没看身后,只是目光如刀地逼视着这两个男人。  “楚老大,小的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请您……您多包涵!”胖一点的男人又小心翼翼地道。  “哈哈……”楚天忽然仰面大笑。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不知将发生在他俩后面的事情,究竟是福,还是祸?此时,细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可两人的脸上,依然淌满水珠,似是冷汗。  “你们两位给我送了个大美人,难道就不想领赏钱吗?”楚天的语气,竟出奇地缓和了下来。  “楚老大,她……她不是您的女人?”两人顿时转惊为喜。  “当然不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放任在外面,让她到处去乱跑呢?两位是我的兄弟,怎么可以就这样白白辛苦一场呢?说吧,想要领多少赏钱?”  两人贪婪的目光停在了拿在楚天左手里的黑色公文包,口里却连说不敢。楚天左手里的公文包,是一只装得鼓鼓的公文包。  “别客套。”楚天放下了黑伞,慢慢拉开了公文包的拉链。然后,楚天的右手就伸入了这只鼓鼓的黑色公文包里……  “把手伸过来。”楚天的语气,更加缓和了。  两人大喜,一齐伸出了一只手,并排横在楚天的面前。  楚天的右手还在公文包里,可两人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叠厚厚的百元现钞,眼睛顿时都放光了!  楚天的右手,终于从公文包里慢慢伸了出来。这次放光的,不是两人的眼睛。放光的,是拿在楚天右手里的东西。  楚天的右手里,竟然握着一副锃亮的手铐!未等两人反应过来,这副手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铐住了并排横在楚天面前这两只手!  两人傻眼了,齐声道:“楚老大!你……?”  楚天大笑。发自内心的大笑:“你俩,可听过一句话: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副手铐,就是色字头上的这把刀!”楚天说罢,把手指按住上唇的短须,猛地用力一揭。  短须落下。是假须。  两人瞠目结舌:”你……你不是楚老大?”  “你们的楚风老大,昨天已被秘密逮捕,归案入狱。我是他的孪生弟弟楚天,不是楚老大,是楚局长!今天,是你们黑衣帮三个恶魔的末日!”  “老天!”两人顿时瘫倒在地。  楚天又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只手机……  不一会儿,一辆警车驶入了这条长巷,开到楚天前面停了下来。车门一打开,两个公安立刻走出了警车,把瘫在地上的两个人拖进了警车。  楚天忽然想起还有刚才的那个年轻女子,急忙转过身去。一转身,楚天蓦地楞住了。  刚才那年轻女子,原来早醒了,此时正站在楚天前面,眼里的惊慌已经散尽,剩下的,都是钦佩。  “没想到,一对孪生兄弟,走的人生道路,竟是如此截然不同!”年轻女子感概道。  “上车吧,我们顺便送你回家。”楚天道。  “嗯。”年轻女子应了声,弯身钻进了警车。楚天拿起了刚才放在地上的黑伞,也坐进了警车。  警车缓缓驶出了这条长巷。  绵绵的细雨,不知何时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长巷,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平静。春夜中的苏州城,又笼在一片美丽的朦胧烟雨中……   共 20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孩子得了阴囊湿疹如何是好
黑龙江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标签

上一页:多情者说

下一页:请把沙子扫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