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棺山夜行 第35章-腥臭味

2019/12/05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棺山夜行 第35章:腥臭味第35章:腥臭味“xiǎo七,跟着我脚步声的方向跑,别停。”老嫖不止一次的喊道。我并没有应声回答,不

棺山夜行 第35章:腥臭味

第35章:腥臭味

“xiǎo七,跟着我脚步声的方向跑,别停。”老嫖不止一次的喊道。

我并没有应声回答,不是我不想回答,而是在这种高速奔跑中,我实在是説不出话来。

一直向前跑,不知跑了多远,感觉像是跑了好久一样,体力开始不支,我才喊道:“别跑了,休息会,已经没有那跳尸的声音了。”

其实现在的我,已经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只能听到前面老嫖啪啪的脚步声,和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似乎要踹开胸膛,一跃而出。

“好,慢慢的停下来,你别撞到我。”老嫖的脚步声开始逐渐变得缓慢,向前又跑了不到二十几步,才算停了下来,而我始终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来diǎn亮”老嫖喘着粗气説道。

我diǎn燃了蜡烛,放到对面的墙边,四周立刻亮堂了起来,这种亮绝非是一根蜡烛能够带来的。亮光的程度远超于几十根蜡烛同时diǎn燃,这种亮度犹如一根长长的管灯发出的白光一般。

我和老嫖简直被这种亮度震惊了,满脸都是无限的惊讶。这里的墓道竟然是乳白色的,可以配合着光源发亮。尽管如此,但十几米开外的地方,还是一片漆黑,也就是説这种可以配合光源的发光体,只是短距离的,并不能够延伸整个墓道。

这条墓道的大xiǎo宽度和墓道口那边完全一致,只是墓道墙壁的颜色出入太大,那边的墓道都是老旧的砖石结构,没有什么异常之处。而这边是白色的砖石垒砌而成,我次见过这么白的砖石

,看上去特别的奇特。

看这些白色砖石的样子,倒像是天然的,因为它们的形状毫无规律可言,可以説是千姿百态,方的长的短的宽的,大xiǎo不一。

我也不太在意这些白色的砖石是不是天然的,反正是有了这种亮光,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周围的一切,这倒是我想要的光明。

老嫖离我有5米多远,我依然能看得很清晰,他正坐靠在墓道的墙壁旁,满头大汗,就像是刚从水里出来一般,顺着头部向下流淌着汗水,萧莫言躺在地上,已经是昏迷不醒。

説实话,此刻,我挺佩服老嫖的,他能扛着萧莫言跑这么久,简直就是奇迹一般,要是我,估计扛着萧莫言跑一半都已经是极限了。

可能是我们太累了,已经顾不上萧莫言了,我甚至连站起身走过去看她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坐靠在墙边,像是一条夏天的长毛狗一样,喘着粗气,和狗的区别,就是我没有像狗一样吐出舌头罢了。

我看到老嫖的左手,有几根第35章:腥臭味

手指头上全是鲜血,连忙问道:“老嫖,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

这是我次听见老嫖这么简单的回答,也许是他太累了,连话都不愿意多説了。看着老嫖喘着粗气,闭着眼睛靠在墙边,我也就没有再追问。

我也好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甚至想好好睡上一觉,就在我准备闭上眼睛的时候,目光扫到了对面的墓道墙壁上,有几个血印。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老嫖的手会流血,原来他一直在黑暗中用左手触摸着墙壁,来做引导方向的作用,始终保持自己的身体在墓道中间奔跑,以至于我们两个在如此高速的奔跑中,才没有撞到墙壁。

忽然间,感觉此刻的老嫖好伟大,多少让我有了些感动。扛着萧莫言还要用自己的手,来给我引导方向,时不时的就提醒我跟着他的脚步跑,想必每一次老嫖的提醒,都有可能是墓道出现了慢弯,怕我撞到墙壁,所以才会多次的提醒我跟上。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想闭目养神休息一会。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突然间碰了我一下,吓得我一哆嗦,差diǎn没喊出声来,嘴立刻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扭头一看,是老嫖,他慢慢放开堵着我嘴的手,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并且用手指了一下我们跑过来的墓道内。

我顺着他的手望去,远处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也没有什么异样的声音,我知道老嫖一定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然不会如此。

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嫖,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的,我竟然一diǎn都没有察觉到,此时蜡烛的火光有些微微摆动,我用眼角瞄了一眼蜡烛,顿时心里一惊。

蜡烛烧得已经所剩无几了,我明明记得diǎn燃的是半根蜡烛,怎么会?

我立刻意识到,我他娘的刚才一定是睡着了。

看来我睡的时间并不短,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闭目养神。

忽然间,我真正的意识到了那里不对,味道不对,刚停下来的时候,我大口大口的吸气,也没感觉到空气中有什么异样,可此时不需用大口的吸气,便能发觉空气中含有大量咸鱼般的腥臭味。

我理解老嫖为什么让我看墓道里了,他是在提醒我,有什么东西过来了,这股浓郁的腥臭味,就是那东西带过来的。可我现在根本分辨不出来,味道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

看着我们跑过来的方向,我个想到的就是跳尸。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墓道里的回响声应该会很大,如果是跳尸过来了,一定会有声音,怎么可能会是这般寂静。第35章:腥臭味

眼见蜡烛即将熄灭,可还是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此时闻着咸鱼般的腥臭味,让我心思紊乱。毕竟不知道发出这种味道的是什么,所以整个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的。

“我日的,xiǎo七,咱们还得跑,这味道太尼玛邪性了,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老嫖説完就朝着萧莫言走去。

我见老嫖起身要走,连忙跟了过去,问道:“往哪面走?你知道这味道是从哪里过来的吗?”

老嫖看着我思考了一下,才説道:“他娘的,应该是后面吧。”

我一听老嫖説的话,是疑问句,那也就是説,他也不是很确定,连忙接着説道:“我看咱们还是先弄清楚方向,别他娘的跑错了。”

我这句话刚説完,老嫖突然间一个转身,朝着我身后看去,脸色瞬间就变了。

我见老嫖有异样,也急忙转身,这转身一看,差diǎn没把尿吓出来。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儿感冒咳嗽化痰药
婴儿咳嗽流鼻涕
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