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的胃部变异了 第六十章 邬小杰的战术

2020/01/16 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导读

我的胃部变异了 第六十章 邬小杰的战术“李哥,咱们较量一下吧。”陈会长刚说完话,人群中就走出一个身穿黑色T恤的男子,三十岁左右的样

我的胃部变异了 第六十章 邬小杰的战术

“李哥,咱们较量一下吧。”

陈会长刚说完话,人群中就走出一个身穿黑色T恤的男子,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微胖,小眼睛圆脸,看上去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

“邬小杰,你怎么还不死心啊,你已经挑战我多少次了,难道还没输够吗?”回话的是人群中一个中等身材白T恤的男子,一脸的不耐烦,想来应该就是对方口中的李哥了。

“哈哈,李哥,我这人就这样,你就让我输个够吧,不然我浑身难受。”邬小杰笑嘻嘻地说道,原本就很小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李星板着脸没好气地说道,“不就是想报仇吗,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小心眼的人!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赢不了我!”

“哈哈,李哥你别生气嘛,你赢了我也可以加分的嘛,何乐而不为呢?”邬小杰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看起来脾气还挺不错的。

“哼,别废话了,你是前五次挑战,我就是想拒绝也不行,赶紧上来吧!”李星说完就朝人群中央的小方桌走去,邬小杰也笑嘻嘻地跟了上去。

这两人身高体型都差不多,体重大概都在八十公斤左右,不过却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邬小杰的身体属于胖乎乎的类型,跟徐骁有些类似,看不出有很明显的肌肉,而李星的身体一眼看去就感觉非常结实,好像浑身都是肌肉。

“这两人看上去差得有点多啊,听他们讲话好像有仇似的,到底怎么回事?”出于好奇,祁东在张鹏耳边小声问道。

“嘿嘿,说来还挺有趣的。”听祁东这么问,张鹏似乎也来了兴致,立马笑着回答道,“那个胖胖的家伙叫邬小杰,比我还要晚一个月入会,东哥你别看他长得胖,他实力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在我们协会能排得上前两百。另外那个很壮的叫李星,两个月前才入会,听说是个建筑工人。”

歇了口气后,张鹏继续说道:“也许是看邬小杰长得胖吧,那个李星入会的时候挑战的就是他,而且还赢了。嘿嘿,从那以后,每次会里活动,邬小杰都会挑战一次李星,谁都看得出来他是想报仇,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没赢过李星。”

“原来是这样啊,这人看着和和气气的,没想到这么记仇。”祁东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又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但是他应该不止输给过李星吧,难道他每次都要报仇吗?”

张鹏摇了摇头解释道:“那倒不是,只是一般人都会以为,新人入会时会挑一个他觉得最弱的人作为挑战对象。这样一来,那个被挑中的人自然会觉得很没面子,赢了还好,如果输了肯定会被其他会员嘲笑一通。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看得开的,被嘲笑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个邬小杰好像特别敏感,大概是觉得李星把他的胖这个特点给暴露出来了吧。”

听完张鹏的话,祁东倒有点担心起来了,不知道那个王峰会不会也像邬小杰一样,契而不舍地来找他报仇。不过他也不是很怕,如果那个王峰敢一直来挑战他,他不介意多拿些分数。

在祁东和张鹏说话的时候,人群中央的邬小杰和李星已经开始掰了起来。

很明显,进攻的一方是李星。每隔几秒钟,他都会嘶吼一声,然后整个上半身往拳心对着的那边一倾,想一口气把对方的手臂掰倒。然而他每一次都差了一点,在距离桌面只有十来公分时又被邬小杰一点一点地掰了回来。

“奇怪了,以前邬小杰没有这么被动的,每次都是有来有回,虽然最后他都输了,但好歹输得不憋屈。今天不知怎么了,这胖子会这么怂,太没看头了。”站在祁东右侧的丁松有些扫兴地说道。

听丁松这么一说,祁东立刻就想到,刚才他挑战王峰的时候,一开始采取的就是防守的策略,直到最后半分钟才发起反击。如果不是在前面耗尽了王峰的力气,最后他应该也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难道这个邬小杰是在借鉴自己的战术吗?祁东在心里暗自说道。不过他之所以能赢,最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过硬的实力,而非是靠什么战术,如果两人实力差距过大,不管采用什么战术都是无济于事的。

人群中央的小方桌上,邬小杰和李星已经僵持了近一分钟,场面仍旧呈现出一边倒的态势,李星在一波波地发起进攻,但在邬小杰的拼命防守下总是被一次次地化解。

围观的众人似乎看得有些焦躁,纷纷出言叫嚣了起来。

“邬小杰,你怎么这么怂啊,快反击啊!”

“李星,你小心了,邬小杰是在学新来的那小子,打算把你的力气耗完呢!”

“哎,这也不能怪邬小杰嘛,他们俩的特点本来就不同,一个靠爆发力,一个靠耐力,扬长避短是理所当然的嘛,要我说啊,邬小杰早该采取这种战术了。!”

“都怪那新来的小子起了个这么不好的头,要是每个处于劣势的人都用这种乌龟战术,那多没看头啊!”

“呵呵,能赢就行了,管他用什么办法呢!”

............

方桌上的两人还在僵持着,李星又尝试了几次进攻,但都是无功而返。渐渐地,他的进攻不再如一开始那么有威胁性,神色之中的疲态也是尽显无疑。

另一边的邬小杰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圆圆的胖脸上满是汗水,黑色的T恤也被汗水浸透,黏在肥胖的身躯上。然而,当他察觉到李星力衰的迹象后,他的嘴角微微翘起,胖乎乎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笑意。

李星似乎也看到了邬小杰得意的神色,恨恨地说道:“你特么只会龟缩吗?有种就掰倒我啊!”

邬小杰嘿嘿笑了一声,也没有说话,然后脸上的肥肉一阵抽动,原本处于守势的他竟发起了狠,一点点地压了过去。

李星不停地嘶吼着,整个身子都跟着手臂歪了过去,想抵挡住对方的攻击。但此刻的他已是强弩之末,邬小杰虽然没有很强的爆发力,不能将他一口气掰倒,但那股绵绵不绝的力道却也足以将力竭的李星击溃了。

果然,李星没有抵挡住邬小杰的攻势,手臂被一点点地掰了过去,直到最后被压在了桌面上。

取得胜利的邬小杰显得异常兴奋,一连怪叫了好几声,但过来向他祝贺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反观一旁的李星,输了之后脸上满是懊丧之色,有好几个人走上来出言安慰,更有一人对着邬小杰大声斥责道:“你得意个屁啊,赢得这么丑,有什么好骄傲的!”

邬小杰听后倒也没有发火,而是笑嘻嘻地说道:“哈哈,能赢不就行了嘛。我又没有犯规,你说是不是啊?”

这话说完后,他又转身面向祁东,笑意盈盈地说道:“多亏了这位新来的兄弟,要不然我还想不出这么好的战术。”

听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齐齐地朝祁东看来,眼神中都带着点鄙夷不屑之色。

祁东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是苦笑不已。这个邬小杰也太鸡贼了,他这么说不就是摆明了要把锅往他身上甩吗?

“我呸!就这还算什么好战术,有种你跟我掰一次!”

果然,在邬小杰说完后不久,人群中就走出一个长相粗犷的国字脸男人,满脸怒气地对邬小杰说道。

“诶呦,是孙哥啊,我怎么可能是您的对手呢!”邬小杰语气恭谨地笑着说道,“再说我刚比完一场,还没缓过气来呢。”

“哼,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国字脸男人神色缓和了一点,不过语气依旧有些不善,“我最讨厌投机取巧的人了,是男人就要硬碰硬,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狗屁战术都不管用!”

说完这话后,国字脸男人从邬小杰身上移开目光,朝另一侧的祁东看了过去。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
北京市昌平区南口医院
承德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惠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太原男科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